© 死火余烬

Powered by LOFTER

[错乱的一代][芦原泰良/北原裕也]驯兽

一个关于平静和完整的故事。

腐向,人物崩坏、剧情篡改、暴力与全篇的性描写,R18,慎入。


全文

[心之全蚀/杀死汝爱][兰波&卢西安] l’éternité *1

*旧文补全。当初没有想到有除我之外的人看,所以单把开头发了出来。现在本文完结,为了方便阅读,进行了整合。

*心之全蚀/杀死汝爱衍生物,兰波&卢西安拉郎配。

*后段有与两人画风极其不符的巨大阴谋。

*亚瑟就是兰波。


你是谁?


一个永远残缺的圆。


你是谁?


一个往复不息的圆。


***


那是一九四四年,在卢西安·卡尔伙同艾伦·金斯堡、杰克·凯鲁亚克和威廉·博罗斯一同偷偷溜进大肆破坏的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里,卢西安遇到了亚瑟。


图书馆最深处的角落鲜有人来,这里藏着的并非经典巨著...

[心之全蚀/杀死汝爱][兰波&卢西安] l’éternité *1(未完

*心之全蚀/杀死汝爱衍生物 兰波&卢西安拉郎配 

*未完短篇,目前只有开头,填的慢,私设多,ooc,后段有与两人画风极其不符的巨大阴谋(等等

*亚瑟就是兰波。



***


那是一九四四年,在卢西安·卡尔伙同艾伦·金斯堡、杰克·凯鲁亚克和威廉·博罗斯一同偷偷溜进大肆破坏的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里,卢西安遇到了亚瑟。


图书馆最深处的角落鲜有人来,这里藏着的并非经典巨著,也并非学术文献,只是一堆积了灰的没用卷宗。那些道貌岸然的绅士们往往会像翘着尾巴的花孔雀般呆在最显眼的地方,这从不是他们...

[木星上行][巴勒姆中心] I Am The King Of The Castle*1

*提图斯/巴勒姆提及。

*巴勒姆就像一个没有城堡的国王。一个没有城堡的国王,就算拥有着权杖、王冠与领土,他也不是真正的国王。


***


若要追溯一切的开端,那将会引出一个很长的故事。不比宇宙诞生到至今的跨度漫长,却与之同生,与之共行。当第一个具有独立思维意识的高等生物体出现,这故事便就此开始。这是独属于人类的故事。


但这故事因何而存在?


想象、历史、或是真相?


想象的来源也不过是我们所存在的世界,历史中充满了被美化或丑化的过去……而真相,真相哪里真正存在过呢?哪怕有失公允颇为偏激的个人回忆,都比所谓众人见证的真相要来的可靠。


所以这故事大抵是因谎言而存在...

[列王传][大卫/杰西(杰克性转)]天佑女王

*大卫/杰克性转(杰西)  

卡特里娜·根特性转(肯特·根特)+露辛达·沃夫森性转(卢卡斯·沃夫森)/杰克性转(杰西)有提及 没有约瑟夫是我怎么也想不出如果约瑟夫没死杰西还怎么可能和大卫在一起

*除大卫(其实还有塞拉斯国王)外所涉及男性人物皆为性转

*BGH有,人物极其ooc 三观不正  慎入 

*不能生育的那个是杰西


***


帝国的未来将会掌握在一个女人的手里。


夏伊洛没有被正式承认的...

2015短篇计划


最终还是从一月变成了一年呢。


1.雷梗:列王传性转BG √


cp:大卫+卡特里娜·根特性转(肯特·根特)+露辛达·沃夫森性转(卢卡斯·沃夫森)/杰克性转(杰西)

简介:正常性向的杰克(杰西)与米歇尔/米凯尔夺权……和自己姐姐夺权貌似还有逻辑但又放不下米凯尔但一写绝壁就BG乱伦真纠结_(:з)∠)_


“我想从你母亲那里保护你。”

“我会让你成为女王。”


只是一不小心看到漂亮的罗马尼亚姑娘黛安娜·摩尔多瓦一下子就脑补成杰克性转什么心态_(:з)∠)_


2.冷门:东方的...

[人间失格][叶藏&竹一]谶之言

我不记得竹一(我甚至不确定这是不是他的名字)的姓氏。


我不明白为何,明明至今仍清楚地记得,那种因为被他识破后的恐惧和不安,却不记得他的姓氏。人的记忆是很奇怪的东西。我能轻易地重复他所说过的句子,却不能准确说出他的名字。


我至今仍记得他的两句预言:“女人会迷上你”与“成为一名伟大的画家”。


在与他构建起可以称得上是朋友的关系后,不久,我去了东京。而他的那两句预言,让我相信的那句没有成真,让我并不在意的那句变为现实。


如同地狱一般的现实。


在东京的生活就像是一场地狱中的试炼,而我最终失败。我成了一个疯子,被遣...

[洛基&冬兵]神之所能

*“神之所能”脑洞填出的段子,洛基和冬兵的小片段,各段之间有所联系亦可独立成章,无明显cp倾向。

*设定同“凡人所能”:洛基复联后逃走,遇到了美队2后逃出组织独自一人的冬兵。

*片段之前无背景,之间无逻辑,之后无结果。人物极其崩坏,慎入。


01


洛基在地球上已经呆了太久,久到那些英雄们觉得他肯定早就逃到了别的星球。但事实上,他留在了这里,隐藏在一群普通人类中甚至比去寻找他昔日的同盟们还要安全。经历过一次失败的洛基不能再次冒险,他的时间多得很,甚至足够他卷土重来时那些打败他的人类早就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但他怎么能咽得下那口气呢。那些打...

[寄生兽][泉新一/岛田秀雄 ]说谎

泉新一/岛田秀雄 冷cp 人物性格极其ooc 作者丧心病狂 三观不正

*篡改原著剧情,动画第八九集基础衍生(看过漫画的要在十集打脸前撸完,又及,某些部分真是对不住田宫良子。

*轻微H暗示


有的时候觉得我萌的cp真是太奇葩了,明明看漫画的时候也没有觉得多带感。


***


对于泉来说,岛田是一个特别的存在。是一个他想要毁灭却又想要保护的存在。他不想要岛田去伤害别人,但也不喜欢别人去侮辱岛田。


“别再有动那家伙的想法。”


泉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说出这句...

[洛基&冬兵]凡人所能

*洛基和冬兵的片段段子,各段之间有所联系亦可独立成章,无明显cp倾向。
*设定是洛基复联后逃走,遇到了美队2后逃出组织独自一人的冬兵。
*片段之前无背景,之间无逻辑,之后无结果。人物极其崩坏,慎入。

01

“你的哥哥,你想他吗?”

“我为什么要想他?我恨他。”

“你和他曾一同度过那么漫长的岁月,就像我和史蒂夫,不同的是他从未真正了解过你,而你也从不想要他了解你。你从没你想的那么恨他。你没发觉吗,刚才甚至没有否认我说的‘你的哥哥’。一个从不了解你的兄弟,一个总在对你说谎的父亲。你曾爱过他们,或者你一直都在爱着他们。正是因为爱,所以才有恨。”

洛基没有说话,直直地看向冬兵的眼睛,那灰绿色的眼睛一如往常般平静无波...

[马修中心]被遗弃的人*1

*马修·威廉姆斯中心。米加提及,法加、英加暗示。

*人类设定,开放式结局。

*有点矫情的微虐片段,没前因后果,逻辑奇葩。


“今天不用等我回家,我最近很忙。”阿尔弗雷德把外套甩上肩膀,径自走出门。


“是发生了什么吗?我能……”


门被关上了。


马修闭了闭眼,把没说完的半句话吞入胸膛。曾填满过那双加|拿|大美人樱色眼睛的喜悦,消失在一层薄薄的皮肤下。他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阿尔弗雷德一个无意之举竟能如此左右他的情绪。


他本不应如此在意他的兄弟。只是……今天阿尔弗雷德替他解围,还将他...

[列王传][杰克中心]爱比死冷*

*列王传后续短段子,第二人称练手

*杰克中心无明显cp,露辛达出没,自我厌恶梗


“如果我不是王子,没有这样一张脸,你还会爱我吗?”


你用着一种近乎天真的语气,自己都没有发觉这个问题对谁来说都很残忍。


你不知道这个念头从何而生。或许是长久以来的孤独总会让人产生些奇怪的念头,或许你只是想找个话题和这个唯一能接触的活人聊上几句。


露辛达抓着你肩膀的手开始颤抖。被囚禁之后,她渐渐变得歇斯底里,随时都有可能突然爆发。她理应要恨你的,而你却还在问她会不会爱你。她咬着唇望向你,眼眸里荡漾着的光芒像是怨恨,却又像是怜悯。...

[洛基&冬兵]冰中火

*片段文,无cp

*假如洛基持有宇宙立方,而冬兵去请求洛基帮他找回记忆。


“你为何而来?”


那神祇是突然出现的。他端坐在冰雪造就的王座上,给人一种高高在上而不容违抗的感觉。冬兵知道这便是他要找的人了,持有宇宙立方,可唤回他的记忆的邪神。


“我有必须要保护的人,为了他我得找回我的所有记忆。”他坚定而又缓慢地说着。


洛基有一瞬间的失语。他向来都知道怎样玩弄语言,巧言欺骗,可当他面对着冬兵,那些原本早已积压在喉咙中,只待轻轻吐出的谎言都统统消失了。那些来与他做交易的人们总是有着各式各样自私而邪恶的缘由,他惯于解决这些问题。但他...

[存梗][洛基&冬兵]神之所能

梗:用巴基单箭头的感情经历+巴基掉火车的结局+九头蛇导致冬兵被体制化的故事给冬兵洗脑的洛基竟然成功了_(:з)∠)_


片段:


“我曾见过一份很好的感情,没有因为无知愚蠢而造成的伤害,没有因为个人私欲而造成的痛苦。拥有这份感情的人,做到了他所能做到的最好。”

“很难想象世间还有这样的人类,如此的无私磊落……也如此的脆弱。”

“他并不应该和那群蝼蚁成为同类的,他本可以更强大的,就像你。”

“你们人类的说法:上帝不想让你快乐,他想让你变强。*”

“哦,对,你不用信上帝。”

“如果你需要相信什么的话,你只需要相信我。”


“我称...

一直都觉得,看文,重要的不是作者写了什么,也不是作者想要告诉你什么,而是你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


我的同人入门文或许在很多人看来就只是个爱情故事,但我看到了信任,价值和命运。或许自娱自乐的时候看着什么都能脑洞大开,但我很庆幸我能想到很多东西。


最喜欢的一种故事,黑暗残酷沉重压抑是过程,而依稀可见晨曦光明是结局。我偏爱遭受磨难与痛苦后的结局。比如这样的:因为天灾或者人祸被迫分开,彼此都遭受难以想象的坎坷经历,最终重遇,都变得残破不堪,但我们能让彼此变得更好。


觉得好像只要和这个人在一起,那些痛苦都不重要了。


爱包容一切。


喜欢极具包容性的角色,只可惜自己从未写过这...

[列王传][米凯尔(米歇尔性转)/杰克]天佑吾王

*题目和内容半毛钱关系没有。

*原剧相机梗剧情篡改。


米凯尔站在走廊里,看着会议室中的情景。大卫被众人认可的场面让他觉得有点好笑,他看的出来,大卫不过是一个被国王当做武器的士兵,一个信仰的牺牲品。但他仍在内心深处有着隐隐的恐惧,他知道明天他的新闻就会登上报纸的头条,但他不知道这会对国王对大卫的态度造成什么影响。


大卫是个威胁。


米凯尔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直到杰克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带着刻意的轻快:“或许妈妈是觉得一个和女人厮混的大王子要比一个和男人滥交的小王子好得多。即使你早有过婚约还曾向上帝宣誓,即使...

备忘

同人


APH


1.英米 《梦境无尽,遗忘复始》 注:添加 洛丽塔情结 蝎子与青蛙梗

http://sihuoyujin.lofter.com/post/3c4d64_16fb4ea

2.英米  在路上梗

3.法加  皮革马利翁梗

4.米加  《不设防》

↑大概一半以上都会窗掉……?

5.独普  历史考据梗 向神作和历史致敬,坚信自己有一天会写出来


美国队长


1.《复生之墟》番外大概还有三个,一叉冬,二盾冬(肉也要做计划什么心态...

[列王传][安德鲁&杰克]一场谈话

*对话体略乱,一句对一人。

*如果到了最后,他们还有可以来场谈话的机会。如果安德鲁真的看到一切,并且不算太坏,还有,让我们假设他们都有点脑子。

*暂时没有对他们这可悲的伦理剧的梗了……但总感觉忘了点什么。


“你曾是我想要成为的一切。”


“一个诬陷他人、混淆是非,被当众指责为faggot的王子,一个犯上作乱、夺权篡位,连自己的母亲和姐姐也要威胁的王子,一个大势去后、众叛亲离,连未婚妻都保护不了的王子。这便是那个‘曾’的原因么?”


“不仅仅是,你曾那么的……努力让你的父亲喜欢你。你这样的努力让我想要成为你。”...


[列王传][安德鲁&杰克]以我为荣

*无cp,安德鲁和杰克他们家那点破事的小段子,不讨人喜欢的东西。


即使从未有人明说,安德鲁也知道自己是家族中的污点。他曾被流放,被召回后又被众人漠视,事业上毫无建树,生活中也不讨人喜欢,没有任何过人之处。如果他不是他父亲的儿子,他没有任何可以被父亲惦念的理由。他是个彻底的失败者。


安德鲁一直觉得自己在这个尊贵的皇室家族中是个另类,他并未以家族中年长的男性当做奋斗的榜样,他不像父亲那样追名逐利到不择手段,也不像国王那样虔诚信仰到残酷无情,或许只有他的那个表兄和自己还有点相似之处。皇室中的其他人不是伪装的太过干净便是真的太过干净,...

其实我只是想写个激发正能量教程但很显然是失败了_(:з)∠)_


看悲剧看多了是会有后遗症的,如果没有小甜饼及时补上,现实生活没有充满阳光,那么你所看到的一切就会一直纠缠着你,让你时刻想起那些放在现实生活中过于矫情的东西,你会觉得自己可悲到一种可鄙的地步。对于一个作者来说简直就是更悲惨的事情了,所写的一切不只是别人的故事还掺杂了自己的心情,写不出小甜饼是因为没人爱,只会写单恋梗是因为总单恋。


所以时刻都得坚信这世界上有比我更惨的人才能活的更好,就算没有比你惨的人也要想象一个出来。举例如下:

“其实这世界上没朋友的人也是很多的啊,比如XXX,X小X,小XX,XOX……”

“XXX...

[ABO+哨兵向导]复生之墟 叉冬番外1

*叉冬abo纯肉 

*复生之墟的番外,没看过原文无所谓反正就是肉,嗯,作者自己都没勇气再看那篇文。作者剧情废还话唠,肉番永远比正剧长,写肉差劲,又冷又硬请见谅。一篇肉就用完所有梗接下来的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希望不要再被屏蔽用不惯别处的会哭_(:з)∠)_再被屏蔽誓不写肉(并不是,但说真的要不是想当说话算话的好爷们(啥?)才不要因为这个屏蔽矫情而直接跑掉不写了_(:з)∠)_


http://ww4.sinaimg.cn/bmiddle/96249331tw1eidv9a72t3j20c835z7g9.jpg

果然被屏蔽发肉太麻烦真想哭难道真的要转移阵地还是光去撸清水么_(:з)∠)_

[列王传][大卫/杰克 大卫视角]王子

*[列王传][杰克中心]玫瑰 外一篇 沿用小王子与玫瑰的梗

*大卫视角而不是大卫中心的缘故是这篇文是大(zuo)卫(zhe)仰(chi)慕(han)王子的产物。篡改原剧剧情,需要无视原剧中米歇尔与大卫的戏码。

*王子是个双关,既是在说杰克,也是在说与“玫瑰”对应的小王子。和传统的外一篇不太一样作者太过偏爱杰克,如果说“玫瑰”是杰克的自白,那么“王子”可以说是大卫的情书。


 @螃蟹钳子比螃蟹腿好吃 


大卫一直都是明白的,他为何沦落到今天这个境地,但他从未真正想过去避免这个结局,或许一切真的是上帝的旨意。他曾说他效忠于国王,这是他唯一的罪过...

[列王传][存梗]

1.大卫/杰克 小王子与玫瑰花梗 杰克中心篇《玫瑰》√ 大卫视角篇《王子》 √


2.大卫/杰克 《结束之后》

注:如果说这是个故事,那么玫瑰和王子就真的只是童话。我把爱情放在了《玫瑰》中,把救赎放在了《王子》中,把现实放在了本篇中。这些故事相互独立却又紧密联系。

无视原剧中米歇尔与大卫的一切,这个故事或许关于那场审判,关于篡位,关于国王,关于上帝。但不关于米歇尔,关于孩子。


3.约瑟夫/杰克 《灯火明灭》 

注:这对太虐一直不敢写缓到现在才敢想想,大概就只是对原著的致敬,随时都有可能被虐到放弃这个计划...


[列王传][杰克中心]玫瑰

*小王子与玫瑰花梗

*杰克单箭头大卫 

*OOC与少女妄想的集合


从有记忆以来,杰克就没有让人完全看到过真正的自己。伪装就像是他的本能一样,在他尚不明了成人世界的虚伪之时便已经带着他走进了其中。因为王储的身份,杰克的童年过早的结束,而他与生俱来的脆弱敏感也让他变得早熟。他学会用尖刺来保护自己,把柔软多情的内里掩埋在张狂放肆的外表下,习惯于这种伪装到在某些时刻都可以骗过自己。杰克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存在并非众人期待,他学会去适应着一切,在冰冷的华丽宫殿中独自前行,但在某些时刻,他也会哽咽着想要吞下抽泣的响声,却终究被伤害到溃不成军。...


[叉冬/盾冬][ABO+哨兵向导]复生之墟

正文整合+番外,算是微妙的照应了电影时间轴。


警示:大概是有点虐,微妙的顺着电影路线走的剧情,盾冬与叉冬相辅相成都没有彻底消失的开放式结局。

作者想象力太匮乏只能依靠着设定仗着冬兵出场少篡改下电影剧情。


 设定:


*叉冬 盾冬 向导omega!Bucky ;哨兵alpha!steve ;哨兵alpha!Rumlow  


*ABO为性别,哨兵向导为属性。性别与属性并无关联,可以存在alpha向导,也可以有omega哨兵。每个人都有性别,但不一定有属性。


*因为哨兵与向导的先天优势,军队一般由哨兵与...

[叉冬/盾冬][ABO+哨兵向导]复生之墟10

10


他是一个不称职的士兵,他还是一个不忠诚的向导、一个不合格的omega。冬兵想。他在努力让自己即使是这样的身份也更有价值,他希望获得肯定。


而他却在背叛他的上司,为一个陌生人忤逆他的哨兵alpha。


但他无法控制。他手下留情。


更何况他已经感受不到他的哨兵了。他不敢去想任何一个可能,但他已经能够想到所有可能。他的哨兵,重伤,或者逃亡的准备。他们的链接仍然存在,这是唯一的好事。朗姆洛或许可以把自己藏起来,却不可能单方面切断链接。但无论如何他会补偿朗姆洛的,因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他会去找他。只是不是现在。而对于上司,他已经不...

[存档]片段2

你一直都得相信一点,任何人都比你强,任何人都很聪明,你会的别人都会,你不会的别人也会。不是让你自卑,只是让你不要犯傻。


你认识很多聪明人,你享受和他们之间的交谈。但他不一样,和他说话有种压力。他太聪明,仿佛能看透一切,你可以把这当做错觉,在他说出来你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一切之前。他总能把他看到的东西说出来——你想让他看到的,你不想让他看到的——不故弄玄虚,坦率的要命。尽管谁都知道他肯定有所保留,但他说出来的就已经足够别人惊讶了。你该死的被吸引也该死的想逃离。这就是你们之间有点扭曲的关系,坦白与保留,吸引与逃离。


你这辈子可能都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人了。

但他不会为你留下。


因为你...

[叉冬/盾冬][ABO+哨兵向导]复生之墟09

*盾冬回忆剧情,很报社的看起来会有肉但没有肉

*想把正经剧情完结把拉灯的部分写成肉番


09


史蒂夫了解那些军队里关于短期标记的规则。他有点担心巴基不会一直想要他,但很显然他现在没时间担心这个问题。他总会满足巴基的要求。


“你可得找个好点的地方标记我,史蒂夫。”巴基带点慵懒的挑着眉头,“美国队长的帐篷可是个好选择。”


“你还可以等吗?”他有点担心地问,他不知道巴基的发情期到底是怎样的。


“如果是等你的话,多久都没问题……”他凑到史蒂夫的耳边故意拉长声音说道,“嗯,前提是我有可能忍不住自己搞起来。”...


[盾冬][段子]永远无法修补的残缺

“现在的巴基是不完整的。”


事实上史蒂夫从不知道到底应如何将一个残破的灵魂变的完整,他甚至都不知道怎样去告诉巴基你曾经有过完整的灵魂。面对关于巴基的事情上,他从来都是行动先于理智,或许他总能化险为夷,但他得先身处绝境——并不是说现在的情况变好了多少,缓慢平和的气氛下往往隐藏着更加深沉的痛苦。


他是那么痛苦而又无助。他们是那么痛苦而又无助。史蒂夫甚至无法修好自己,他要怎么去修好巴基。他们都被这个世界狠狠伤害,伤痕累累,而命运唯一给予他们的幸运便是能够再次相遇。但这不够。


他们都有着永远无法修补的残缺。他们都活在痛苦之中,充满煎熬,每一次呼吸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