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火余烬

Powered by LOFTER

[米中心/英米提及][BE29]撕毁梦想

*阿尔弗雷德中心 亚瑟·柯克兰X阿尔弗雷德·F·琼斯提及

*人类设定 爵士时代 象征手法 美/国梦的破灭

 

 


 

这是一个奇迹的时代,一个艺术的时代,一个挥金如土的时代,也是一个充满嘲讽的时代。*1

 

阿尔弗雷德枕上亚瑟的腹部,任由那双温暖的手抚进他潮湿的发轻轻梳理。他知道这个英国人在战场上的勇猛让他在别人看来是“自己这方的屠夫”,他们说无情而又残酷的人怕是不会对故土有所眷恋。但就算如此,他也不知道亚瑟到底为何会选择离开祖国来到这个奢靡却空虚的国度。或许是因为战争的结束同样也是梦想的终结,整个世界燃尽炮火后也只余一片寂静,每个人都拥有着同样的眼神,妄图逃离过去。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我们都是迷惘的一代*2。

 

阿尔弗雷德闭上眼睛,听到丧钟喧嚣。他睁开眼,笑着看向亚瑟。“嘿,别老皱着眉啦。”

 

“你上过战场吗?”亚瑟问。阿尔弗雷德收敛笑容,拍开他已经抚上自己脖颈的手转身看向他的眼睛。他的眼睛迷惘空洞,带着那种离开战场无所适从的迷惘和看尽杀戮鲜血染指后的空洞。经年之后未曾改变。

 

“我没上过战场。但你也得明白,所谓的上流社会就是战场。”

 

让你看尽那些肮脏丑恶的东西后又告诉你什么叫做梦想。纸醉金迷的觥筹交错间,微笑着拂去肩上落着的彩纸金片后又吻上不知道是谁的温热唇瓣。身体交缠把冰冷的酒液焐热,放荡的音乐声中看不清眼前人的脸。整个世界都在尖叫着狂欢,沉醉在胜利的喜悦和酒精的迷醉中。怎么还能看到所谓希望。只能不受控制的堕落在黑暗的尽头,带着客套的微笑与恭维下坠。一起下坠。

 

阿尔弗雷德看着亚瑟变白的脸色咬咬牙,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得走了。”他翻身下床。

 

美/国梦根本就不存在。

 

阿尔弗雷德得去参加舞会,要穿上一套合身西装,把头发用发胶细细抹好。时间不太够了——都怪亚瑟——他看看手表,无视一道走来佣人们恭敬却麻木的问好,径直向外走去。

 

“所以我们奋发向前,逆水行舟,被不断地向后推去,直至回到往昔岁月。*3”阿尔弗雷德毫无理由地想起某个男人曾在与他温存时的低语——就在这部车里。

 

“天知道出自哪里。”他摇头低笑,发动汽车。

 

在嗡鸣声中,他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寂寂长夜里一望无际的合众国的黑色原野上。*4

 

带着希望驶向深渊。

 

Fin. 

 

 

*1出自 美国作家菲茨杰拉德的散文《爵士时代的回声》

*2“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出自《紧急时刻的祷告》英国玄学派诗人约翰·多恩著,曾被海明威引用于《丧钟为谁而鸣》;美国女作家格·斯泰因对海明威说:“你们都是迷惘的一代。”海明威把这句话作为他第一部长篇小说《太阳照常升起》的题词。

*3出自《了不起的盖茨比》美国作家菲茨杰拉德著

*4化用《了不起的盖茨比》结尾倒三段

 

                                                    2014.05.31

 


发表于2014-05-31.1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