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火余烬

Powered by LOFTER

[英中心/英米提及][BE1]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亚瑟中心 亚瑟·柯克兰X阿尔弗雷德·F·琼斯提及

*人类设定 酗酒、毒品提及

*[米中心/英米提及][BE30]无爱者 外一篇

 



 

骗子。

 

亚瑟暗骂——去你的会试着爱我——却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拥抱阿尔弗雷德。他的眼前忽然一片模糊,好像看到五彩的光斑偕着他的灵魂飞上云端,幸福到让人想要尖叫,或者哭泣。

 

可悲的酒精作用。


萦绕在他鼻端的轻浅呼吸都带着冰冷的辛辣。


阿尔弗雷德放任亚瑟越发收紧双臂拥抱着自己,把死亡的阴霾敛入眼底。他用自己的死亡留住亚瑟,不需要再多用一杯威士忌。


亚瑟酗酒,阿尔弗雷德嗑药。

 

他们两个恶心的般配。

 

亚瑟比阿尔弗雷德好不到哪里去,恶心的爱好,恶心的人生。他没什么能给阿尔弗雷德的,唯有被当作信仰誓死守卫着的一颗心脏。浸上香醇的酒液,带着英/国人特有的稳重与虔诚,鲜血淋漓的真诚。

 

亚瑟喝干杯子里的杜松子酒,像个亡命的囚徒,但讽刺的是,明明他才是那个妄图去囚禁些什么的人。爱束缚着他,他囚禁着爱。亲手建造起牢笼,亲手铸就了锁链。他沉沦在独自一人的幻觉,在酒精的引导下随时随地都能睁大无神双眼看向天花板微笑。在幻觉中他亲手杀掉了自己的爱人,吮吻那伤口处的鲜血,拿来针线将他们彼此肢体缝合,再不分离。而现实中他两手空空,一无所有。一个懦夫。

 

所以他再也无法逃出那给人带来幸福错觉的美丽世界。所以他蒙住自己的眼睛,再灌下一瓶杜松子酒。

 

他利用着爱,试图留住一个他永远得不到的人。他利用着他这糟糕透顶的一生中最干净的东西,浑然不知自己在阿尔弗雷德看来,可悲可怜到让人生厌。他知道阿尔弗雷德不想要他,但他不知道阿尔弗雷德为什么不想要他。难道是因为他会去爱一个人吗?

 

但他是知道的,有些东西就算终其一生苦苦追寻也注定不能拥入怀抱。甚至不能去拥抱一片羽毛。

 

可悲。

 

亚瑟想,拿起酒瓶。

 

后来的某天,亚瑟难得没有喝醉,带着阿尔弗雷德去海边看风景。他们坐在岸边看着灰蓝色的海水一次又一次地冲上白色的沙岸,却带不走一丝一毫他真正想要得到的东西。沉寂的空气被锋利羽毛划出波澜。亚瑟缓慢抬头,随着那个矫健的身影移动视线。

 

灰白的天空中飞过一只有着冰冷眼神的白头海雕。

 

他伸出手去。

 

指尖划过空气。

 

Fin.

 

                                                        2014.06.04

 


发表于2014-06-04.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