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火余烬

Powered by LOFTER

[叉骨中心]有主之物

*叉骨X冬兵 隐盾冬 

*情感单箭头狗血老梗 妄想与ooc的结合体

 

 

 

如果说朗姆洛真的承认他在找些什么人的话,那么可以这么说:他终其一生,都在寻找一个人,完全顺从他的,或者彻底征服他的——在他的天性之中有着极为可贵的一种忠诚。他不要不对着他全然顺从却也不拥有征服他的力量的人。这想法荒谬怪诞,离经叛道,却也锋利决绝的迷人。

 

他热爱力量与征服,他喜爱纯粹的东西——尽管他不光为神盾局服务。那是个表面看来主张正义的组织,实质却晦暗不明。他讨厌混沌的事物,他不会将此当做信仰,奉上虔诚。

 

朗姆洛只要两种人,顺从他的,征服他的。

 

而冬兵哪种都不符合。

 

但在某种意义上冬兵却是属于他的。他会在朗姆洛身下隐忍着喘息,金属手臂轻轻环上他的脖颈,眼神空洞迷茫着越过朗姆洛的肩膀看着很远很远的地方,就像是在看着某个只存在于上个世纪的地方。他会听着朗姆洛在他耳边说着些古怪的情话,什么你是我染血的玫瑰,你是我肃杀的冬日,你是我……但同时冬兵又是朗姆洛得不到的,他所迷恋的、他所痛恨的。

 

冬兵是九头蛇的,巴恩斯中士是美国队长的,而巴基是史蒂文的。

 

朗姆洛什么都得不到。

 

朗姆洛迷恋冬兵的强大与顺从,却又痛恨他的深情与执着。任何人都可以深情,任何人都可以执着,但冬兵不行。九头蛇不需要知道他是否深情,更不需要他去执着些什么。他们要的是一把趁手的武器,一个残酷的传说,为此不择手段。而朗姆洛不允许他对着别人深情,不需要他对着别人执着。但冬兵却那么做了,毁掉了计划的一切,也毁掉了他和朗姆洛之间的那浅薄到可怜的联系。盾牌击碎冰雪,冬兵再次死去。

 

冬兵在生死之间徘徊太久,杀戮与鲜血、洗脑与训练让他早就不在意何为生死。他只会服从,不知爱恨。他可以死很多次,却只能爱一次,是属于史蒂文的。

 

他们杀死了那个巴恩斯中士。

 

而美国队长杀死了冬兵。

 

九头蛇耗费漫长时间打造的最强武器,被他一秒钟毁掉。

 

朗姆洛什么都不是。

 

事到如今朗姆洛不得不承认,他该坚定着当初的信念的。他不该去迷恋他不能得到的东西,他不该在他不能走的路上走得那么远,他不该同情着那双眼睛中的疼痛煎熬,他不该想要去抚平冬兵的焦躁与不安。

 

他不应觊觎有主之物。

 

他本不应的。

 

                                                             2014.06.16

发表于2014-06-16.49热度.
  1. 未愈死火余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