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火余烬

Powered by LOFTER

[叉冬/盾冬][ABO+哨兵向导]复生之墟 01

*叉冬 盾冬 向导omega!Bucky ;哨兵alpha!steve ;哨兵alpha!Rumlow  

*写来玩的设定不严谨,会有雷和bug,慎入。

*虽然有ABO设定,但基本上没肉。

*现实叉冬,回忆盾冬,结局大概开放式。

 

 

不一定用得上的二次设定:

 

ABO为性别,哨兵向导为属性。性别与属性并无关联,可以存在alpha向导,也可以有omega哨兵。每个人都有性别,但不一定有属性。

 

*因为哨兵与向导的先天优势,军队一般由哨兵与向导组成。战争过于激烈,伤亡惨重时才会允许普通人参军。

 

*哨兵向导可以有精神上的短期结合,在战场上是司空见惯的,向导对哨兵进行情绪安抚,哨兵保护向导,结合可由任意一方切断;长期结合需要达成精神链接,链接达成后可远程感知对方情绪,通过链接进行交流,链接需经由双方切断方可消失;无终生结合设定。

 

*AO之间单方面标记是短期标记,便于度过没有抑制剂或者无法使用抑制剂的发情期。短期标记需要力量压制,强大的一方可以标记弱小的一方,强大的omega可以标记弱小的alpha(力量强弱与性别和属性有关,与非发情期的战斗力无关,发情会削弱力量);AO相互标记则是终生标记,除非一方死去,否则标记不会消失。

 

 

 

 

 

01

 

“标记我。”

 

朗姆洛从没想到有一天能从冬兵那里听到这种话,特别是对着他说的。然而现在冬兵就站在他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哦天哪他简直就像是在说“再给我盒牛奶”那么轻松。

 

冬兵式的温和,朗姆洛想,或许是发情期的前兆。似乎临近发情让他变得较往常柔软,起码不至于直接把朗姆洛压倒,然后标记他。用那种残酷又甜蜜的omega式标记,逼的他的alpha只会为他发情,变成他的奴隶。上帝到底是怎么想的,让omega拥有标记alpha的权力?太过公平就不公平。

 

“发情期,要到了。”

 

“嗯?你每次发情都是这样,随便找一个alpha让他短期标记你?”朗姆洛皱眉,闻到空气中奇特的香味。“说真的我以为你会是那种直接去标记一个alpha的类型,毕竟很少有alpha能拒绝发情期的omega……”

 

“你很吵……有任务,不能用抑制剂。”

 

“哦,好吧,甜心,这是你让我这么做的。”朗姆洛无辜的摊开手。“那就让我们开始吧。”

 

他咧开嘴,试探般的把手放到冬兵的肩膀上。

 

“先把你的脖子给我露出来。”

 

冬兵发出窒息般的呜咽。

 

他是个向导omega,他已经太久没有在这种情况下被命令了。或者说在他的记忆中这种事情从未发生过,但他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与此类似的相关记忆。

 

冬兵颤抖着手指扒下作战服的领口,露出白皙干净的脖颈,那上面没有咬痕,即使那处血肉曾经鲜血淋漓的为别人绽放过。短期标记总是算不得数,人人都有暂时放纵的权利。人类不可能为了一时冲动就搭上一辈子,所谓的高等生物。

 

朗姆洛彻底笑了。

 

“跪下。”

 

他说,带着他自己都没发觉的占有欲。

 

冬兵的腿早就软了,听到这句简短的命令几乎未经思考就下意识的照办了。

 

该死的他不仅是个omega,他还是个向导,一个向导可以用精神安抚,甚至掌控一个哨兵,只要他们彼此结合。未结合的向导只有短暂的迷惑能力,那远远不够他完成标记。在这种时刻他总显得无能为力。

 

如果他是个哨兵他绝对不会祈求一个alpha对自己进行短期标记;如果他遇上的不是一个哨兵alpha,是一个向导alpha,或者干脆只是一个alpha,他会立刻标记他。但九头蛇需要的是战士,强大完美的士兵。他不可能单方面去标记一个哨兵alpha,尽管他很强,非常强,但生理上的强弱差异让他只能先被标记。

 

可悲的,一切都要输给自然法则的世界。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懂得这个,明明他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只是跪下,服从面前这个强大的哨兵alpha的命令。

 

那些愚蠢的哨兵甚至离了向导就会精神失控,那些无知的alpha甚至没了omega就会变得残暴。

 

但他面前的这个哨兵alpha,是那么的强硬自信,甚至在没有一个向导,一个omega时还能自我控制。

 

冬兵希望服从这样的人。他甚至感到喜悦,身体中那个omega的部分好像得到了某种奇特的满足。

 

但他心底的某个角落,却有了一种肮脏的负罪感。

 

冬兵不懂这是因为什么,但他感觉到了他似乎背叛了什么人。

 

但很快的,他就再也无法思考了。


发表于2014-06-26.41热度.
  1. 天宫惊蛰死火余烬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设定挺有趣的,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