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火余烬

Powered by LOFTER

这不是情书,只是期望

从一开始就有种直觉,在开学时的第一天,你在台上的自我介绍。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我会和这个人有着某种奇妙也荒谬的联系。后来诸事种种也到底是没亏了这个预感。其实并非从一开始就能预见到现在的,但世事如此可称上天眷顾。

 

我从没能想过真的可以和一个人相处很久,一个人不应奢望不能得到的。就算我和你到如今也是能称得上朋友的人呐,也满足不了我心中的某个膨胀到酸涩的地方。无可救药的浪漫情怀被掩盖在那根冰冷的叫做理智的弦下。到底是不该有所奢望的。

 

一次一次把自己逼上绝路却每次都安然无恙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了。


这样就很好了。

 

我这不堪回首的十几年,可堪回忆的也就那么几个人。你是其中之一。

 

有很多想对你说的话,有很多想和你做的事,但无数次的错过与犹豫终究能毁掉一切,我总爱干这样的事情,在脑中构建出举世无双的美丽画卷,到头来不过是嗫嚅着嘴唇把一切吞进咽喉。想要在脑中创建一个世界,有海,有太阳,有永恒,有我曾凝望过的最浪漫的姿态,比我所看过的无数张情书都要美丽的场景。就算此生再难实现也不失为青春岁月的迷失梦境。

 

我希望这个世界中有你,有你们。

 

被我的想象所美化过的你们,从未真实触及过的你们,我心中的天才和艺术家们。用手指反复调弦的动作,用指尖咔哒键盘发出的声响,用眼瞳中熠熠的光辉,用烟雾中看不清的眉眼,让我完成最宏大的幻想,不需要一杯威士忌。

 

你们是我凝望的绿灯,你们是我手中的明珠,你们是我巨大而光耀的罪。*1

 

你们是我的想象。不存在的一切。

 

而你,真实存在着的生命,会是冰雪上的火绒草,只要努力生长终有一天能成为探险家眼中明丽的景致。我常常会想,我们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我们所爱的一切究竟是什么。“也不是因为很喜欢,只是想要找点事情做。”这是最残酷也是最现实的回答了,我们做的一切不过如此。而我希望你将不会这样。孤独的人善于观察*2,悲伤的人惯于思考。而如果硬要我说我的期待,我希望你会是个美丽的傻瓜*3。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大概是最无奈的期许了。然而这个世界总比悲观主义者们想的要好。

 

所以,变成更好的人吧。

 

去做你认为正确的事,即使那是晦暗不明的一片混沌,不被人所理解的谬论,从未有人踏足的荒原。

 

唯独太阳有权利身上带着斑点。*4

 

 

*1绿灯化用《了不起的盖茨比》,明珠化用《在路上》,巨大而光耀的罪出自电影《全蚀狂爱》

*2出自《锅匠裁缝士兵间谍》

*3化用《了不起的盖茨比》黛西布坎南对女儿的期望。

*4“唯独太阳有权利身上带着斑点”为歌德的诗句,为赫拉巴尔《过于喧嚣的孤独》一书开首所引用


发表于2014-07-01.3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