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火余烬

Powered by LOFTER

[叉冬/盾冬][ABO+哨兵向导]复生之墟06

*哨兵向导没有精神体设定,但有脑内空间设定。

*用多少次也不腻的海与太阳梗。

*瓶颈已无存文 若停更请见谅。

 

06

 

精神上的事情总比肉体上的事情难。不是所有的链接都是那么容易达成的。有些向导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就能发出链接申请,让他的哨兵同样在无意识的情况下与他达成链接;而有些向导哪怕准备万全也不可能窥视某个哨兵的一点情感,难以被窥视的那种哨兵甚至无法与这个向导结合。适合和不适合的问题。

 

所幸朗姆洛和冬兵不属于这两种类型,他们只是很普通的可以达成链接而已。这世上没有那么多浪漫故事,没有那么多至死不渝,却也没有那么多注定悲剧,没有那么多求之不得。

 

哪怕他们曾有过前者的经历,一个类似后者中的角色。

 

朗姆洛的额头抵上冬兵的。

 

他本以为冬兵的“空间”应该会是像西伯利亚那样的雪域,有绵延苍白的山脉和一刻不停呼啸着的寒风,但他没想到他看到的却是一片灰色的海洋,不起波澜到太过平静,海面上浮动着奇形怪状的冰块,沉默压抑。他感受到这个人脑海中的一片死寂,让人生厌的无趣。不过这并不是全部,隐隐约约的,他能看到冰层中的微蓝光芒。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冬兵没给他那个机会去看看。

 

朗姆洛睁开眼睛,看见皱着眉的冬兵也睁开了眼睛。

 

“黑暗,却有太阳。”他舔舔嘴唇,缓声道。

 

朗姆洛笑的趴在冬兵肩膀上。

 

他从没想过能有一个人看到他脑内的空间,很多人曾尝试却都失败,他虽然不是难以和人链接的哨兵,却是将个人空间藏得严严实实的哨兵。

 

但冬兵看得见。

 

看得见他身处黑暗时的信仰。

 

那信仰不光是为了九头蛇,为了新世界,还是为了他的太阳。

 

他的一点也不像太阳的太阳。

 

看到太阳身上的黑斑,却依然把他看为永恒,当作信仰的人,只有他一个。

 

“从没有人看到过的……只有你。”朗姆洛附在冬兵耳边喃喃低语,嗓音低沉,充斥着迷恋与沉醉的情感。

 

“很空虚。”冬兵像是斟酌了很久一样的,嚅嗫着说道,“你的世界,没有其他的东西,只有黑暗和太阳。和我的很像,很荒凉。”

 

“有太阳就够了。你的世界也是一样。”

 

“可我没有太阳。”冬兵碰碰自己的额头,又抬眼看着朗姆洛,碰碰他的额头。

 

朗姆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轻轻吻吻冬兵脖子上的齿痕,用一种并不明显的温柔安慰他的向导。他的情感顺着链接传到冬兵的脑子里,像一团火焰摔入深海,发出尖刻的嘶嘶声,打破沉闷的空气,即使迅速熄灭也在水中留有余烬。如果朗姆洛现在去看看冬兵的“空间”他就会发现,那个地方并没有他所看到的那样荒凉,水面之下仍有游鱼,带着懵懂好奇的凝望着从未见过的未知。

 

冬兵下意识的摸上脖子上的痕迹,感受到他的哨兵alpha因为他这个小小举动所释放的满足感和征服欲。

 

那让他的世界中出现另一个声音。

 

他的世界中没有太阳,却有着生命的源头;朗姆洛的世界中没有海洋,却有着永恒的灿烂。他们让彼此的世界醒来,复活,重生。

 

但他总觉得,自己脑子里,应该有着另一个声音的。

 

和这个哨兵alpha不同的一个声音。

 

属于另一个人的。

 

冬兵咬咬下唇,猛地一下站了起来。

 

“我想我们得尽快到床上去。”

 

“……哦亲爱的你真是太解风情了。”

 


发表于2014-07-01.36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