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火余烬

Powered by LOFTER

[列王传][大卫/杰克 大卫视角]王子

*[列王传][杰克中心]玫瑰 外一篇 沿用小王子与玫瑰的梗

*大卫视角而不是大卫中心的缘故是这篇文是大(zuo)卫(zhe)仰(chi)慕(han)王子的产物。篡改原剧剧情,需要无视原剧中米歇尔与大卫的戏码。

*王子是个双关,既是在说杰克,也是在说与“玫瑰”对应的小王子。和传统的外一篇不太一样作者太过偏爱杰克,如果说“玫瑰”是杰克的自白,那么“王子”可以说是大卫的情书。


 @螃蟹钳子比螃蟹腿好吃 


大卫一直都是明白的,他为何沦落到今天这个境地,但他从未真正想过去避免这个结局,或许一切真的是上帝的旨意。他曾说他效忠于国王,这是他唯一的罪过。*1不,这不是他唯一的罪过,他做了太多错误的选择。在大卫终于得到平静的时候,他开始思考。他思考这一切,国王、王后、米歇尔……还有杰克。他愧对杰克。他不是善良而又正直的英雄,他是被荣耀与欲望蒙蔽的双眼的成人。

 

他本该知道的,本质的东西,眼睛是看不见的。*2

 

但他偏要用眼睛去判断一切。

 

他看到的一切,是最坏的一切。他看不到的一切,是最好的一切。

 

大卫一直对杰克有着某种被他自认为肮脏的渴望,他以此为耻,并且因为自己的羞愧而伤害他人,逃避杰克。但当他走出存在就是肮脏的王宫,但当他真正逃离一切转身回望的时候。他听到了上帝的旨意,他明白自己到底错过了什么。大卫明白那才是他生命中最纯洁的东西,爱让一切变得不足一提。上帝眷顾他,却不会放纵他,上帝要他经受磨难,却也让他不会错失生命中的至宝。

 

大卫记得他与杰克最平和的一次相处,与夜店无关,与阴谋无关,与那些不能明说的污秽心思无关,与那些眼神交汇时的似是而非无关。他只是给杰克讲了一个故事,他童年时听过的一个童话。他梦想成为童话中的小王子,但他却从没保护过他的玫瑰花,他让他的玫瑰凋零。

 

“……小王子看出这朵花不太谦虚,可是她那么娇媚动人……*3”

 

他记得杰克总是习惯性的挑眉,一个极其优雅的弧度;他想起杰克无意识的总在舔唇,鲜红的唇瓣像玫瑰的花瓣。

 

“……她很快就开始用她那有些敏感多疑的虚荣心折磨小王子了……*4”

 

他记得杰克是多么盛气凌人,即使在感谢大卫拯救了他的生命时也依然高傲的不可一世;他想起杰克是怎样反复无常,一边说着我们会是朋友,一边用谎言化作利刃捅进他的心口。

 

“……他把这些无关紧要的话看的太认真,平白给自己添了许多烦恼……*5”

 

他想起自己对杰克有多么失望,甚至于抛下他独自一人去寻找塞拉斯,背叛他,抛弃他,撕毁他的梦想,让他变得疯狂冷酷,让他在绝望中对一切认输,让他情愿接受死亡的惩罚。大卫本应拯救他的。

 

“……我当时什么都不懂!我本该根据她的行为,而不是根据她的话来判断她。她让我的生活芬芳亮丽,我真不该跑掉!我早该猜到她可怜的小伎俩后面所隐藏的似水柔情。花是多么口是心非啊!我当时太年轻,还不懂得如何爱她……*6”

 

他又想起了自己是怎么笨拙的想要和杰克搭话,却在看到杰克对待别人的态度后默默离去;他想起自己是怎样误解杰克,以为他真的是个无可救药的坏人;他想起杰克是怎样毁掉自己,毁掉他们,毁掉一切,而他却袖手旁观的。

 

“……有一朵花……我想她是把我驯服了……*7”

 

他想起杰克总是泛着水光的眼睛,他想起杰克对他的欲言又止,他想起他意外听到杰克与他人调情时无意识喊出自己的名字,他想起那些昏暗灯光下的试探触碰,他想起庭审上杰克为他所说的一切,他想起杰克救他一命后的那个拥抱。

 

“……我要对我的玫瑰负责……*8”

 

小王子说他要对他的玫瑰负责,上帝选定的国王即使早没了那颗稚嫩的心,但他的善良和清白,让他也有资格去对他的玫瑰负责。他不是小王子,小王子没办法拯救已经凋零的玫瑰。

 

他是国王。

 

大卫可以带走他的玫瑰,让他重生。大卫要回到他拼命逃离的星球,去带走他的玫瑰。他悄悄回到夏伊洛。带着上帝的荣光,他无所畏惧。他成功的让守卫听从了他的恳求,就像他一直做的那样。他拥有这种遭人嫉妒的能力,而他现在只想用这种能力去救杰克。大卫知道这很危险,但他必须要这么做。他找到沃夫森家的人救走了露辛达,不是所有人都效忠塞拉斯,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对待自己的亲人那般无情,总会有某些例外。

 

现在只有他和杰克在这个房间里了。

 

这个带走了杰克最后的希望的房间,阴暗而寒冷。杰克变得消瘦,就像凋零的玫瑰。他看着大卫,双眼空洞且冰冷,他漠然问道:“你来干什么?”

 

大卫看着杰克,坚定地说:“你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有我的责任。我不是小王子,但我要对我的玫瑰负责。”

 

“……我亲吻过塞拉斯脚下的地面,他还说我吻过更肮脏的东西……事实上的确是的,你绝对想象不到我所亲吻过的一切,就像你想象不到我在你背后耍过多少手段!我不是带着四根刺却还能似水柔情的玫瑰,我从来都不是玫瑰!大卫……要是我告诉你全部,我杀死过多少人,我威胁米歇尔……你是会带我走还是要杀了我?”

 

大卫没有说话,只是倾身吻上了他。

 

他的嘴唇也是冷的。

 

大卫眨眨眼,希望能让某些咸涩的液体流回眼底。他抱住杰克,杰克变得那么瘦。杰克像个孩子一样把头靠在他的肩上,试图把整个人都蜷进他的怀里。他失去了一切,只有大卫还站在他的面前。他紧抓着大卫的衣角,让大卫肩膀处的衣料染上了一片潮湿。

 

“我们回家。”*9

 

大卫说,感觉到靠在他肩膀的杰克颤抖着点了点头。

 

Fin.

 

*1出自原剧第10集 

*2—8出自《小王子》

*9化用原剧第六集

 

                                                            2014.07.15

发表于2014-07-15.25热度.
  1. funfun死火余烬 转载了此文字
    好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