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火余烬

Powered by LOFTER

[马修中心]被遗弃的人*1

*马修·威廉姆斯中心。米加提及,法加、英加暗示。

*人类设定,开放式结局。

*有点矫情的微虐片段,没前因后果,逻辑奇葩。

 

 

“今天不用等我回家,我最近很忙。”阿尔弗雷德把外套甩上肩膀,径自走出门。

 

“是发生了什么吗?我能……”

 

门被关上了。

 

马修闭了闭眼,把没说完的半句话吞入胸膛。曾填满过那双加|拿|大美人樱色眼睛的喜悦,消失在一层薄薄的皮肤下。他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阿尔弗雷德一个无意之举竟能如此左右他的情绪。

 

他本不应如此在意他的兄弟。只是……今天阿尔弗雷德替他解围,还将他带回家的这种举动,让他产生了某些不应存在的期望。马修从没奢望过阿尔弗雷德愿意停下脚步专心听他说话,但他总觉得兄弟之间,总该有些什么和其他关系不同的东西。

 

血缘之间的联系让他总在毫无怨言地纵容着阿尔弗雷德时不时的任性。因为他是我的兄弟,我身披荣光眼神明亮的兄弟,马修总会这么对自己说。

 

马修手足无措地站在阿尔弗雷德的房间中央,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点什么。他茫然地环顾四周,被靠墙的书桌上一个样式古朴精美的相框吸引住了目光。马修拿起那个相框,在看清镶嵌在里面的照片后,无意识地咬了咬下唇。

 

那是一张三人合照。

 

阿尔弗雷德、弗朗西斯和亚瑟。

 

马修感觉自己握着相框的手开始不稳,他想可能是自己太累了吧。他放下相框,坐进桌旁的沙发里。

 

他以为自己已经忘记那些过去了,却没想到,只是一张照片就能让他想起一切。

 

他开始想弗朗西斯,想他的先生在他的生命中到底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他开始想亚瑟,想这个男人有没有哪怕一秒在意过自己;他开始想阿尔弗雷德,想他到底把他的弟弟当做了什么。

 

前两个问题的答案他早已知晓,即使目前还无法坦然面对,却也不会狼狈逃避。而最后一个问题的答案,他却不敢告诉自己。

 

他本应怨恨的,因为一直活在阿尔弗雷德的阴影里,因为从来都是被众人遗忘的那个。但马修却从没想要怨恨那个让他置于如此尴尬境地的兄弟,甚至会觉得自己付出的都还不够。比起阿尔弗雷德无意洒落在他的世界中的光芒,还不够。

 

孤独就是一种斋戒,长久寂寞后,即使是最没有营养的陪伴,身体依然渴望至极。这是一种自己都未曾意识到的绝望。*2

 

马修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在黑暗中行走了太久的人,哪怕一点火、一点光、一点热、一点温暖就能让他奋不顾身,恨不得献上自己的一切。

 

但会有谁想要他的一切呢。

 

我无法再为我的兄弟做其他任何事情,我只能为了他不设防线,马修想,我给他任何人都不曾拥有的特权,只因为他不像我曾遇见的任何一个人。*3阿尔弗雷德不像马修曾遇见的任何一个人,但马修知道阿尔弗雷德总有一天也会离开,就像那些曾从他身边离开的人一样。

 

在今天之前,马修从不知道阿尔弗雷德对他来说这样的重要,重要到在他还没真正离开的时候,就能让马修感到如此的疼痛。

 

他不想要疼痛,特别是现在这种。不是曾经那种发作瞬间让人想要尖叫着直接死去,却终会消失的疼痛,而是一种缓慢发作,直到侵蚀整个心脏才会停止的疼痛。

 

他拼命让自己忘掉阿尔弗雷德,忘掉弗朗西斯,忘掉亚瑟。一想起他们,他的胸口就生疼。心灵的疼痛,与肉体无关。*4

 

他做到了所有的一切,却偏偏被世界遗弃。*5

 

马修放在膝盖上的手颤抖着,青白的关节绷得很紧。他想要做点什么,让这个房间不再如此的寂静,寂静到像是被人遗忘的坟墓。但最终他只是疲惫地摊开手掌,凝视着房间角落镜子中的一个模糊倒影,停止了颤抖。

 

“阿尔……”他低声道。

 

Fin.

 

 

*1引用《被遗弃的人》题目 汤姆·富兰克林著

*2出自《被遗弃的人》汤姆·富兰克林著

*3化用美|国与加|拿|大防线梗

*4化用《被遗弃的人》汤姆·富兰克林著

*5出自子文所译《被遗弃的人》后记

 

                                                                     2014.08.28

发表于2014-08-28.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