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火余烬

Powered by LOFTER

[洛基&冬兵]凡人所能

*洛基和冬兵的片段段子,各段之间有所联系亦可独立成章,无明显cp倾向。
*设定是洛基复联后逃走,遇到了美队2后逃出组织独自一人的冬兵。
*片段之前无背景,之间无逻辑,之后无结果。人物极其崩坏,慎入。


01

“你的哥哥,你想他吗?”

“我为什么要想他?我恨他。”

“你和他曾一同度过那么漫长的岁月,就像我和史蒂夫,不同的是他从未真正了解过你,而你也从不想要他了解你。你从没你想的那么恨他。你没发觉吗,刚才甚至没有否认我说的‘你的哥哥’。一个从不了解你的兄弟,一个总在对你说谎的父亲。你曾爱过他们,或者你一直都在爱着他们。正是因为爱,所以才有恨。”

洛基没有说话,直直地看向冬兵的眼睛,那灰绿色的眼睛一如往常般平静无波,即使他说出口的每一个字从不像以往那么平常且平淡。

“看来你的记忆对你的语言功能还真是大有益处。”

洛基扯出一个假笑,近乎狰狞的盘踞在他那张清俊的脸上。

“事实上我的确恨他,这就像是本能一样,就像是呼吸一样。我永远不可能停止和他争斗,我永远都不可能停止恨他,就像他永远都不可能了解我的一丝一毫。我们永远都不可能和平相处哪怕一秒钟……对于这漫长的生命来说还真是讽刺。”

冬兵叹了口气,伸出手去抚平他皱起的眉头。他以前总对史蒂夫这么做,这种下意识的行为刻在他的骨子里。

“你在痛苦。”

感受到眉间的温度,洛基愣了片刻。他突然觉得,想起一切的冬兵和自己是那么相像。过去的他从不去相信自己真实的内心,用尽全力伪装出一个自负而又狡诈的形象。但现在他只觉得疲倦,他太久没有好好歇过,他太久没有卸下面具。洛基不会否认是自己先开始了这场游戏,并且乐在其中,但他也不能否认他同样为此痛苦。

和冬兵一样的痛苦。

没有伪装的他们都是破碎而痛苦的,身处黑暗,无人理解。被漠视、被伤害、被无法控制的暴躁和破坏欲操纵着,伤害着、毁灭着被那些光明璀璨的人们保护着的一切。但事实上,他们最想毁灭的却是自己。

自卑又可怜。

却还是要高傲的昂起头,用冰冷的面具和张狂的笑容封锁住早已破碎的情感,想要得到某些虚假的承认。太可怜了。对于一个战士和一个神祇来说卑微的可怜。

“很痛。”洛基喃喃说道,对着这个满身伤口的男人袒露出心中最柔软的那个部分。他突然想笑,没想到过去的一切留给他的不过就是这么两个字而已。

“是的,很痛。”冬兵想要给他一个拥抱。他伸了伸手,最终还是放下了。冬兵不觉得洛基会接受这个,即使他需要这个。

他想了想,附在洛基耳边说道,“你他妈的就是个疯子,不被人看着就出去惹事。我得看着你。”

“你会看着我?”洛基平复下呼吸,闭着眼睛低声问道。

“是的,我会看着你。”他重复。

“不离开?”

“不离开。”冬兵感到洛基颤抖着手,像溺水的人一样死命抓住他的肩膀。有点痛,但可以忍受。就像他们之间的关系,永远伴随着疼痛和伤害,永远掺杂着隐瞒和欺骗,但可以忍受。冬兵知道洛基就是个疯子,但他也好不到哪去不是么。现在他们只有彼此了,现在他们都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


02

洛基一直都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选择冬兵与自己同行,他不仅是一个强大的战士,他还是一个破碎的人类,破碎意味着可以随意改造。他深谙冬兵的过往,并加以利用,巧言欺骗。

他从没有想到这个人类能牵动他的情绪,能改变他的思想。

“弱点。”

洛基默念,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反常究竟为何。冬兵从他的工具变成了他的队友,他想要保护的人类,或者说,他的弱点。

人类的软弱便是因为他们总有无法割舍的东西,总有无法抛弃的感情。他们为此不惜性命,便会为此付出代价。神灵的生命太过漫长,凌驾于众生之上,以至于他们不会为了那些与自身相较看来不值一提的东西而奋不顾身。而有了弱点的邪神将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神祇,他会变得更像人类。

现在,邪神就变成了自己最痛恨的样子。

盲目愚蠢而感情用事。

洛基狠狠地斥骂着自己。

这变化让他想起托尔,他的哥哥,原本自大鲁莽到随意发动战争,视生命于无物,却因为一群人类而变得优柔寡断。洛基一直都搞不明白这些人类身上到底有着何种魔力,可以改变一个神祇骨血之中千年未变的残忍?这种浅薄脆弱的生物,究竟为何可以抵抗住他的进攻,赢得那场战争?

但现在,他想他明白这群地球人身上的魔法了,这曾击败过他的魔法不仅来源于他们的肌体与头脑,更源于他们胸膛中跳动着的那颗心脏。这种脆弱生命的美丽之处就在于他们活着,那种属于人类的、短暂的活着。他们的生命如此短暂,却也要为了某种信仰而付出一切,永不屈服。如此脆弱,却又如此强硬。

一种常人摸不着看不见的光芒蕴含在人类的眼中,比神祇降生时的万丈荣光还要辉煌灿烂。他们带着这种荣耀在地球上繁衍生息,有些人类丢弃了它们,而有些人类至今保存着它们。

拥有这种光芒的人类,骄傲而美丽。

以至于无人可以真正征服。

03

“该死的,骗子,该死的……”洛基歇斯底里地咒骂着冬兵。他早该知道他拿回了全部的记忆就会立刻离开,一刻也不停留。可是该死的他竟然曾经相信过他不会离开。

洛基抬头,看见众神之父的两只渡鸦在空中盘旋着冲他鸣叫。他们终于还是找到他了。洛基可以暂时逃脱众神的制裁,只因他们有所纵容,怀有希冀,希望他能如他哥哥一般在地球上找到属于自己的告解。他理应受到惩罚,却也理应有个机会,为那眼神麻木的神灵们所亏欠他的一切。道貌岸然的众神说起谎言并不比骗子之神来的差。

“奥丁,这就是人类,这就是我遇见的人类,你怎么能对他们怀有信心?他们注定背叛!”

他大喊,装作没有听到自己声音中的颤抖。

“你太大声了。”

洛基带着不可置信的惊讶猛地转身。一个黑色的身影站在他的背后,银色的手臂有着耀眼的光芒,就像那人眼中带着的光芒一样熠熠生辉。冬兵带着有点僵硬的微笑凝视着洛基,就好像找到了自己的救赎。

如此讽刺却又如此贴切,谁都未曾想过众神唾弃的邪神也能成为某人的救赎,但看到他为冬兵所做的一切的众神,谁也不能否认他有资格得到这样的赞誉。

“我说过我会看着你的。”

他看着冬兵向他走来,步伐稳健而坚定。

这让洛基有种错觉,他似乎真的可以与某些人类和平相处,不去征服,而去理解,或者还有信任。他已经不是曾经那个因为他人加诸在他身上的痛苦,而想要毁灭一切的洛基了,他在一个人类身上找到了平静和尊重,他被一个人类拯救,所以他愿意去正视更多人类。

人与神之间的矛盾或许永世都不会真正消除,人类永远都不可能完全信任不受控制的神祇,就像那些拥有超能力的英雄们也难免被视作威胁,但这个世界总会变得更好。

一个更好的世界啊。

这不全是骗子之神的谎言,这也是他的预言。

邪神轻笑,并不承认自己眼角的那一小片皮肤,是因泪水而变得潮湿。


Fin.

2014.09.07

发表于2014-09-08.2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