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火余烬

Powered by LOFTER

[洛基&冬兵]神之所能

*“神之所能”脑洞填出的段子,洛基和冬兵的小片段,各段之间有所联系亦可独立成章,无明显cp倾向。

*设定同“凡人所能”:洛基复联后逃走,遇到了美队2后逃出组织独自一人的冬兵。

*片段之前无背景,之间无逻辑,之后无结果。人物极其崩坏,慎入。

 


01

 

洛基在地球上已经呆了太久,久到那些英雄们觉得他肯定早就逃到了别的星球。但事实上,他留在了这里,隐藏在一群普通人类中甚至比去寻找他昔日的同盟们还要安全。经历过一次失败的洛基不能再次冒险,他的时间多得很,甚至足够他卷土重来时那些打败他的人类早就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但他怎么能咽得下那口气呢。那些打败他、让他狼狈逃窜的蝼蚁们怎能不见识下邪神的复仇呢,那些复仇者们怎么能不见识下来自他人的复仇呢。洛基需要一个同伴,或者说,一个工具,不需要太好,只需要能足够伤害那些柔弱的人类。

 

洛基的魔法让他看到他想看到的一切,包括美国队长与冬兵的相遇。他终于知道了要怎样伤害一个英雄。他找到了冬兵,想要和他做一个交易。

 

冬兵的脑子是一片混乱,但洛基有办法让他变好。那是神之所能,而并非凡人所能。他给了冬兵一点他昔日的回忆,作为交换冬兵将要成为他的同盟,帮他完成一点事情他就会给他一点记忆。很公平的交易,只是多少有点诱骗的味道。出乎他的意料,冬兵顺从的答应了他,洛基本以为他会和自己先打一场。

 

但后来他明白了,冬兵太希望记起以往的一切了。他太渴望安全感和归属感了,空白的脑海显然不能给他这个。没有记忆的他甚至不能很好的分辨对错,就连他救起美国队长的举动也只是本能而已。这是一个多么容易被利用的武器,洛基想。

 

他把冬兵带回自己在地球上的落脚处,他给冬兵一个停留的地方,一个安全的地方;同时他开始心安理得的诱导冬兵。

 

“我曾见过一份很好的感情,没有因为无知愚蠢而造成的伤害,没有因为个人私欲而造成的痛苦。拥有这份感情的人,做到了他所能做到的最好。”洛基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整个人都摊在过于柔软的沙发上,看起来十分无害,“很难想象世间还有这样的人类,如此的无私磊落……也如此的脆弱。”

 

冬兵无动于衷的坐在一边,紧握着手中的武器。他不会因为几句话就改变态度,他之所以还坐在这里只不过是对那份记忆的回应。每个人都有一个价码,洛基刚好给了冬兵想要的,但如果他让冬兵做他不想做的,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他并不应该和那群蝼蚁成为同类的,他本可以更强大的,就像你。”洛基指指冬兵,“你们人类的说法:上帝不想让你快乐,他想让你变强。*”

 

“上帝?”他皱眉。一个自称为神的男人提起上帝总不是什么好事。

 

“哦,对,你不用信上帝,”邪神又补充说道,“如果你需要相信什么的话,你只需要相信我。”

 

邪神的绿眼睛就像深潭一样,冬兵想,但我不会在此溺亡。

 

02

 

“我称他们为蝼蚁。这恰如其分。”

 

冬兵坐在邪神的身边,沉默地擦拭着手中的枪支。

 

“因为他们是人类,他们无法在结局来临之前预知一切。所以他们失去,所以他们追悔。他们无力改变一切,他们应该被一个永不错误的声音主宰。你明白吗?这会让一切变得更好,更正确。这是个新的开始,如果你愿意,这最先会在你身上开始。”

 

洛基起身,缓缓靠近冬兵,抽走他手中的武器,用一种看似谦卑的姿态蹲下,让冬兵能俯视着他。这是他擅长的花招,适当的示弱更有利于解除敌人的防备,更有利于让别人接受自己的想法。硬碰硬从来都没有什么好结果不是么?

 

洛基的手指抚摸上冬兵的膝盖。他的动作温柔到像在抚摸一只容易受惊的猫咪,但他知道他手掌下覆盖着的肌肉有多么恐怖的力量。洛基几乎要为此着迷了,这样一个强大而又脆弱的人类。

 

“不再会有伤害,不再会有痛苦,不再会有悔恨。死亡不会再带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因为所有人都将在神灵的庇佑下得到生前的满足。”邪神低喃。

 

冬兵想起在战场上的时候,上一秒还在和他谈笑风生的战友,下一秒就被炸成了两截。

 

“我们可以纠正他们那些小小的错误的,不是么?”洛基压低声音,用那种充满诱惑的语调轻轻说道,“我们可以让他们明白自己有多么需要被掌控的,不是么?”

 

气氛好的有些过头了,洛基感觉自己的脑子都开始发昏了,一种近乎甜蜜、舒适的感觉席卷了他的感官。他没想到靠近冬兵能让他这么放松。

 

 “我们都曾一无所有,但我们可以拥有一切。我们已经足够强大。”

 

“我们可以的。”

 

不。

 

冬兵闭上眼睛,不再听他说话。可不受控制的,他也开始想象那样一个世界。但当他一次次地从噩梦中惊醒,他明白洛基所说的一切,不过是九头蛇的另一个版本。洛基给他勾勒出一个过于完美的世界,就像九头蛇欺骗他,他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人类的未来。

 

骗子。

 

他可以容忍明明白白的交易,却不能容忍模糊不清的隐瞒和欺骗。

 

冬兵想起那个金发男人,他莫名其妙的想要留在他的身边,但他的理智却牵引着他跟着洛基离开。他开始觉得那是个错误的选择。

 

“别这样,洛基,别这样。”

 

不想让洛基怎样,冬兵自己都不知道。这有点可怜。

 

他不知道什么叫做本能,也不知道理智和心有时意见相同。

 

03

 

洛基给冬兵的任务看起来甚至都有点像恶作剧。他让冬兵在黑寡妇出任务的时候去搅局,他让冬兵穿上普通人的衣服出现在美国队长面前又很快逃走,他甚至让冬兵去绑架小辣椒,却在最后让史塔克把她救回去。他没让冬兵真正伤害任何一个人。

 

冬兵感到奇怪,他不明白洛基到底想要干什么,直到洛基给他的记忆逐渐在他脑中成型,他可以将那些片段联系起来后。他缺失了一部分的情感不代表他不了解人心。洛基让他做的一切,折磨的是那些人体内更柔软的某个部分。

 

他渐渐记起了过去的一切。他变得更加沉默。开始是暴躁,然后变得痛苦,最后是麻木。他无法正视自己所做过的一切,就如同他最该毁灭掉的东西就是自己。他感到一种烧灼的痛楚折磨着他。那痛楚折磨着他,日日夜夜,摧毁着清醒着的他,也纠缠在他的梦境中。

 

他梦到鲜红的血,他梦到刺鼻的血腥味,他梦到惊恐地看着他的人们,他梦到枪声……偶尔也会有好的梦境,他梦到一切还未发生之前,他在巷子里救了那个金发的小个子,还说要带他去未来。但梦醒之后,他总会绝望地意识到自己再也回不到过去,再也无法站到史蒂夫的身边。

 

今夜,梦境又来侵扰他,但和以往不同的是,有人在他耳边低语。

 

“嘘,这不是你的错。”他仿佛听到天上的神祇在对他说话。奇迹般的,那烧灼的痛楚在这句话的作用下消失无踪。

 

坐在冬兵的床边,看着冬兵因为他的话而舒展开的眉头,洛基想要大笑。

 

他恶毒地想着自己的计划,他看着冬兵的睡脸,想着当美国队长看到冬兵站在自己身后时一切该是多么的有意思。

 

他是邪神。他要用世间最钝的刀子一点一点的杀掉所有伤害过他的人们,他要把谎言和欺骗化做蜜糖包裹上那见血封喉的毒药,他要让那些英雄的至亲至爱变成他们的行刑人。他要把他们从情感上打垮,他要用他一直轻视的凡人的能力打败他们。

 

他近乎疯狂地想着,想着要怎样把他们彻底毁掉。

 

他嘶哑着喉咙笑着,几近癫狂。

 

“很吵。”冬兵皱眉。

 

“哦,你醒了,我还以为你会在你那个可怕到让冬日战士都颤抖着尖叫的噩梦里迷失呢。”洛基压低了声音,附在他的耳边轻笑。甜腻而危险。

 

“废话真多。”冬兵翻了个身,把后背暴露给那个用一点魔法就能彻底毁灭他的脑子的邪神。他不觉得恐惧,也不是自暴自弃……他只是觉得,洛基不会伤害他。

 

他是对的。

 

“洛基……”,冬兵的声音几不可闻,“如果你真的觉得那不是我的错,那么我会说……你也没错。”

 

冬兵没有看到,在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邪神永远带着高傲表情的脸上,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但他感受到了,那个瘦长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等到冬兵再次睡着,洛基才起身离开他的房间。

 

他不由自主的暗想,如果当初有人对自己说上这么一句话的话,一切会变成怎样。

 

然而下一刻,洛基就开始唾弃自己这种软弱的想法。

 

Fin.

 

 

*出自《铁杉树丛》

 

2014.11.30


发表于2014-11-30.2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