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火余烬

Powered by LOFTER

[人间失格][叶藏&竹一]谶之言

我不记得竹一(我甚至不确定这是不是他的名字)的姓氏。

 

我不明白为何,明明至今仍清楚地记得,那种因为被他识破后的恐惧和不安,却不记得他的姓氏。人的记忆是很奇怪的东西。我能轻易地重复他所说过的句子,却不能准确说出他的名字。

 

我至今仍记得他的两句预言:“女人会迷上你”与“成为一名伟大的画家”。

 

在与他构建起可以称得上是朋友的关系后,不久,我去了东京。而他的那两句预言,让我相信的那句没有成真,让我并不在意的那句变为现实。

 

如同地狱一般的现实。

 

在东京的生活就像是一场地狱中的试炼,而我最终失败。我成了一个疯子,被遣送回到故乡。那些曾像幻梦萦绕,像烈火焚烧的经历,终究离我远去了,现在想来,竟只觉得荒谬而又悲惨。失去一切的同时,我得到了一切。我再也不会因为人类而感到痛苦。因为我已不再置身于人类世界。

 

我将要死去。

 

而我再也没见过竹一。直到今天,我将要死去,真正的堕入地狱,我还是没有再见过他。

 

我是否能见到他曾和我提过的“地狱之马”呢?我会因为见到真正的地狱而感到恐惧吗?还是说我早已见过太多地狱的造物,以至于见到真正的地狱使者的时候,反而不会觉得恐惧?

 

我不知道为何我会在濒死的时候,想起曾经与这样一个人有过短暂的交往,这样一个曾被我认为不会有任何威胁的人,却也是唯一一个曾真正窥探过我灵魂一角的人。就像那些我曾交往过的女人一样,或多或少的,都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了一抹难以名状的痕迹。也许那些女人也都比不上他,毕竟曾与我相约一同殉情的恒子,也不过见到了一夜的真实罢了。

 

我只能在竹一面前自然展现敏感脆弱的神经。*他对于我是独特的。或许这就是一切的答案。

 

而我和竹一所共同度过的岁月,对现在的我来说也没有更大的意义了。

 

因为一切都将就此流逝。*

 

Fin.

 

*引用《人间失格》原文


2014.12.28

发表于2014-12-29.8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