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火余烬

Powered by LOFTER

[木星上行][巴勒姆中心] I Am The King Of The Castle*1

*提图斯/巴勒姆提及。

*巴勒姆就像一个没有城堡的国王。一个没有城堡的国王,就算拥有着权杖、王冠与领土,他也不是真正的国王。



***


若要追溯一切的开端,那将会引出一个很长的故事。不比宇宙诞生到至今的跨度漫长,却与之同生,与之共行。当第一个具有独立思维意识的高等生物体出现,这故事便就此开始。这是独属于人类的故事。


但这故事因何而存在?


想象、历史、或是真相?


想象的来源也不过是我们所存在的世界,历史中充满了被美化或丑化的过去……而真相,真相哪里真正存在过呢?哪怕有失公允颇为偏激的个人回忆,都比所谓众人见证的真相要来的可靠。


所以这故事大抵是因谎言而存在的吧。


这与世同生的故事,在某些人眼中是不可估量价值的宝藏;而在另一些人眼中,那宝藏不过是一个个谎言的累加。换个角度说,谎言即是一切,它们构建起虚假脆弱的和平;支撑了用尸体铸造的王座;又把鲜血化作原液,供养了那处在宇宙中心的矜傲王族。谎言是原动力,促使着整个世界按着它的秩序运转。能掌握谎言的人,便能掌控一切,这是不需言明的规则。它留存在每个真正看清自己位置的人的心中。


而巴勒姆不吃这一套。


他始终固执的相信着金钱和杀戮能掌控一切。金钱永远只是得到权力的手段,而权力的具体表现便是暴力。


不同于他看似无害实则狡黠的妹妹,更不同于他满口谎言醉生梦死的弟弟。巴勒姆所信奉的是强权和独裁,所以他惯用的手段不是欺骗而是威胁。天知道他在听说,他的弟弟为了继承权而要娶一个地球女人的时候到底骂了多少次愚蠢。


没错,那只是一个地球女人。即使她有着和宇宙女王同样的基因,她也不会是她。


那不是巴勒姆的母亲。她不是那个毫不在意他,却会利用他的女人。这让他失望,那个坚忍残酷到让他畏惧的母亲再也不会回来。如果她还像原来一般,巴勒姆会给她她想要的一切,但她不像。她存在的意义只是在反复的告诉着巴勒姆他的母亲不会回来,这个女人将会抢走她的一切,和他的一切。


这个无知的女人,让巴勒姆陷入一种堪称可怜的境地。


但没有人怜悯他,没有人拯救他。他的同胞血亲只会想着如何落井下石,从中牟利。他们都在看他的笑话,为他的窘迫和困境欢庆。这是流淌在他们血液中的劣根天性,遗传自给予他们生命的宇宙女王。看似与世无争的,都是狼子野心。看似真诚善意的,都是花言巧语。巴勒姆只是比他们更不屑于伪装罢了。所以,即使这般,巴勒姆其人也没有什么好让人怜悯的地方。


抛开过于精致美丽的躯壳,充斥于巴勒姆周身的之余欲望,破坏欲,占有欲,征服欲……这些构成了巴勒姆的全部。


而那个女人有的却是保护欲。


光是这点就让他在任何人心中都失去了筹码。


或许,也不是任何人。


但那些自以为站在正义光环下的人们,却以此为罪行审判了他,并处以惩罚,毫无余地。


所以他怎么能不迎战呢。


***


在那个毫无悬念,孤身直面的结局来临之前,巴勒姆想起他的弟弟。那个会反剪住他的手,伏在他身上动作,直到把他逼到忍受不了才会善罢甘休的兄弟,还是一个只会说谎的兄弟。他曾说他爱着巴勒姆,而巴勒姆从未相信。你怎么能相信一个骗子的言语呢,即使他在你耳边低喃的语调是那么的温柔深情。


那些能被巴勒姆一眼看穿的谎言究竟有何意义,甚至连提图斯本人都不甚明了。


往事历历在目,最终消散于他阖上的眼帘之下。一切就此消散,连带着与那个女人的最后回忆,又一次的伴随着鲜血和咒骂。


糟糕的回忆。


巴勒姆不善于怀念,却会偶尔放任自己沉溺于回忆。毕竟当短暂的生命拥有了更多时间,除去那些早已无趣到让人作呕的游戏,所能消磨时间的只有放任思维流窜的把戏。巴勒姆便是如此。他的生活中没有什么过于奢靡的玩意儿,更多的是近乎于修行的思索。


为了打发时间,他也会常常阅读那些来自宇宙各地的诗歌典籍,包括地球人类的作品。他用一种介于嘲弄和哀悼间的情感阅读那些文字。嘲弄他们无知的同时,却也为这些瑰丽文字出自于卑贱人类之手而奉上他少到可怜的同情。


“我好似那雨国的王者,富有却无能,盛年而早衰。”*2


“其身无血,流淌着忘川之绿汤。”*2


那些待需收割的人类所创造出的诗歌,如同他们的生命一般,美妙却短暂,而我们却有更多时间。


更多时间,近乎永生。


巴勒姆曾是如此认为。


***


故事的最后,王和他的国度一道陨灭。


巴勒姆从没想过,一个世界的崩毁竟是如此壮丽而恢宏的景色。他也没有想过,原来一个永恒生命的逝去竟是这般轻而易举,悄无声息。叹息和哽咽被淹没在嗡隆作响的废墟之中,没一点声响。


原来他只配有这样的结局。




I am the king.

But don't have the castle.


Fin.


*1借用自同名电影《我是城堡之王》电影英文版名称。


*2引用 夏尔波德莱尔《恶之花》“忧郁之三”,所见翻译版本意思有较大差别,故此处引用仅为按个人偏好修改后版本。

发表于2015-04-02.12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