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火余烬

Powered by LOFTER

[冷战组]那些凋零的与荣耀的

致 那些凋零的与荣耀的。

 

*伊万·布拉金斯基X阿尔弗雷德·F·琼斯

 

“你还是想要战斗吗?”

 

天知道阿尔弗雷德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是有多么矛盾。他希望伊万给他个肯定的回答,那样他能相信伊万还是伊万,就算他死了一次。但他也希望伊万给他个否定的摇头,这样他们就再也没有那么多的顾及,啊哈,比如什么为了国家的利益,为了至高无上的荣耀啊,多无聊。嘿,hero可是想要维护世界和平的。是啊,hero就是想要维护世界和平才会在这个家伙又活过来之后跑来看他的,绝对没有什么别的理由,绝对没有。

 

“你说呢,美/国?”伊万歪了歪头,似乎在疑惑美/国这个家伙怎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不,不对——阿尔弗雷德往后退了几步——这不是伊万,伊万不会这么吊儿郎当的回答这种问题。他是天生的战士,永远都坚守在冰天雪地的战场中。他对待战争就像是对待信仰。他固守着的尊严哪怕到了死亡的前一刻也从未卸下……得了吧,都这种时候了还用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阿尔弗雷德这么肯定的原因只有一个。

 

伊万才不会冷冰冰的叫他美/国呢,绝不会。

 

他觉得自己只是有点不适应伊万这么叫他,但伊万也可能是有点不适应已然变化的一切。这没什么的,他对自己说。

 

“伊万,如果战斗就是你想要的,那么hero我只能说我会陪你到最后一刻。最后一刻,你死,或者我死。hero决不认输。”

 

伊万笑了,带点嘲讽,带点天真:“美/国,你明知道的,我们谁都不会死。战斗挺有意思,我也有点兴趣。”

 

“是的,是的……苏/联,不,俄/罗/斯。我们是国家,我们是战斗者。我们也只是战士,只是士兵。我们只为我们的人民而浴血奋战,我们是他们的意志化成的利剑,我们是他们的精神凝成的盾牌。hero是英雄,你也是英雄。没错,任何一个为了自己的人民战斗到最后一刻的国家都是英雄。战斗没什么不好的,真的……”他吞了下口水,艰难的笑了一下,感觉多年前苏/联留给他的伤口在隐隐作痛。他说服自己那不过是错觉。他绝不承认自己还在怀念什么。

 

阿尔弗雷德深深的呼了口气,没有理会眼镜上凝结的水雾。他看不清俄/罗/斯的表情,只是自顾自的说下去:“但那不是现在的你想要的。”

 

他觉得自己是在试探,却也觉得自己是在预言。阿尔弗雷德想要残酷的说战斗只是苏/联要的,你已经不是他了,世界也已经变了……但他却无法真的说服自己苏/联和他不一样。他们明明那么像的。明明,那么像的。他对于自己还留有的一丝期待都感到不可思议。

 

他感觉自己说出口的都是些无关痛痒的废话。没办法,谁让他能记住的事情都是些无足轻重的东西,他想说的话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废话。

 

他想说就算我们立场不同有着分歧,但我仍把你当做最值得敬重的对手,你的苏维埃灵魂是我看过的最坚强不屈的灵魂。他想说我知道我们注定歧路殊途,为着不同的主义而战,为着不同的阶级而战,为着不同的利益而战,为着我们之间不同的一切而战,但我仍然庆幸是在和你战斗。

 

他想说只要有着荣耀的理想不管我们的目标与我们的结局有多么南辕北辙,我们都会是强大的国家。他想说只要有着坚定的意志不管我们的梦想和我们的信仰有多么的毫不相似,我们都会是伟大的战士。他想说那荣光万丈总是公平的洒在每一个奋斗着、奋斗过的国家身上,一如历史公平的记下了我们走过的一个个脚印。他想说即使在追求梦想的路上遍体鳞伤奄奄一息你也曾是个英雄般的走到了最后,即使你的最后是不得不退出了这个时代。

 

他想说我钦佩你,即使我不认同你的道路,但这并不矛盾。他想说我想要抹杀你,一直都想,但这不代表我否定你的一切存在。他想说你是我生命最独特最难以磨灭的存在。

 

……

 

他想说我们再也不可能在一起了但我仍然觉得自己曾触及过你的真心。

 

但这太不像他了,太不像那个永远看起来吊儿郎当张扬随性的美/国了。

 

但你站在世界的巅峰,看着这亿万年来寂然沉睡的世界,看着这千百年来奋斗不屈的人民,你会感到胸中的热血激荡澎湃,简直要冲破你的身躯,撕裂你的灵魂,那是你的人民血脉中流传已久的情感,那是你真正的灵魂。你会感觉一切和这个世界比起来都是那么渺小,那么不值一提。那恢宏壮丽的历史是世界发展的见证,深沉淡然的不偏不斜,公平的对待着每一个国家,记载下他们的兴衰成败。公平的对待着每一个时代,留存下他们的挣扎变化。时代永远不会是一个国家的时代。而我们这些国家要做的,就是保护我们的人民,守护我们的土地。这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使命。这是我们生存的意义,也是我们生命的价值。

 

这种沉重的情感就连最没心没肺的人都会感到其中肃穆的神圣感。

 

阿尔弗雷德承认,自己一直都不算是一个喜好和平的国家,但他也曾梦到过那真正和平的时代。在那里,红玫瑰和向日葵会绽放在同一片土地上,活下来的国家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武器。但梦醒之后他还是拿起了从未离身的手枪,把那种近乎天真的想法抛在身后,哪怕他身为国家的意志理应顺应骨血中人民的精神。

 

他的野心膨胀着叫嚣着,发誓要得到一切荣耀,发誓要毁灭一切障碍。但他却忘了曾经在他还没有诞生的时候,那个古老民族曾经温和的低喃。

 

所以现在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原来他一直都有这么想过。

 

在这一刻他觉得自己不像是美/国。

 

他觉得他只是阿尔弗雷德。

 

他想他明白自己该说什么了。

 

代表着大半个世界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却那么轻,那么轻。在这冰雪荒原上还没来得及让其他人听到就被狂风暴雪淹没卷走,不留一点痕迹,却已被某人铭记。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这是阿尔弗雷德对伊万说的。只是阿尔弗雷德。

 

伊万微微转身,半张脸藏在阴影里,或明或暗的看不清楚。

 

但阿尔弗雷德知道。

 

他知道那些历史的血泪和风霜终究只是被隐在了半张阴影中的脸上。那些过去会被厌弃,却也会被铭记。那些教训很是苦涩,却也是新的甘露源泉。那是每个国家都所拥有的,那是源源不断的新生动力,带着我们走向崭新美好的未来。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好,这个世界肯定会变得更好。在那个未来,会有着光明和欢呼,鲜花与微笑,只要我们能活下去——但那不是现在。

 

那不是现在,阿尔弗雷德知道如果伊万在的话,他会明白和阿尔弗雷德的纠缠会毁了自己。而就算他不在了,俄/罗/斯也已经没有和美/国抗衡的能力了,所以他只能选择放弃。放弃和阿尔弗雷德的纠缠,放弃自己崇高的理想。阿尔弗雷德希望这只是暂时的,但也没准是永远。

 

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有一天重新来过呢。

 

不是有句话叫做历史总会重演吗?

 

阿尔弗雷德不知道自己在等待着些什么。

 

 

 

俄/罗/斯收敛了笑容,神色变得莫名的认真。

 

“美/国,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他一直都在叫他美/国。阿尔弗雷德闭了闭眼没有回答,放任疼痛铺天盖地而来,席卷四肢百骸。他已经不得不承认了,但承认不代表任何事情。

 

“不论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只要我们仍不被人民抛弃,我们就仍会重生。是这样吧,美/国?只要我们活着就能继续战斗。是这样吧,美/国?”他的声调轻快到奇怪,带着软绵尾音的声线却比他身后象征着杀戮的冰雪还要骇人。

 

求你别这么叫了,求你,求你求你求你求你……他在心底把这矫情的请求喊到声嘶力竭,张开口却是沙哑到吓人的模糊声音。

 

“……是的,是的,但现在的你已经没有资格了,”他只能这么说,他还能说什么呢,“这不是你的时代了,俄/罗/斯。”

 

或许俄/罗/斯真的想要反驳点什么,或许一切只是阿尔弗雷德的错觉。但阿尔弗雷德最终只是看到俄/罗/斯傲慢的抬了抬眼皮,转身大步走开。没有回头,没有再见——如果阿尔弗雷德没有听到那句话一切就是这样,但事情永远不会这么简单。

 

“再见吧,阿尔……”他带着嘲讽的微笑说道,在优雅的转身之前,在冰冷的背对之前。

 

为什么你一定要提醒我你还记得?为什么你就能这么残忍?为什么你就算到了这个地步也还是能如此的冰冷决绝?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真应该干脆和俄/罗/斯狠狠打一场,但他却什么都没有做。他发现,他早就有过这样的准备了,一直都有。自从我们长大以后便渐渐地熟悉被背叛,被欺骗,被伤害,所以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身不由己,命不由己。

 

历史上无数国家也曾抗争宿命,却终被打败,有的消亡,有的屈服,有的被迫被革/命,有的主动去改变。

 

反正逃不过。

 

 

 

其实由始至终阿尔弗雷德只想问俄/罗/斯一个问题。

 

你还是你吗?

 

他没有问出口便隐隐的觉得自己一辈子都该死的没有机会问了。他知道,或许一个国家的精神在历史的发展中总有相似之处,就算俄/罗/斯曾记得过去的一切一切,但现在的伊万·布拉金斯基永远不会是曾经的他了。

 

苏/联不是俄/国,俄/罗/斯不是苏/联。

 

伊万·布拉金斯基不是伊万了。

 

伊万·布拉金斯基不是他的伊万了。不是他的了,不是他敬佩的了,不是他想要杀死的了,不是他恨的了,也不是他爱的了。

 

对于走到今天的他们、他们所经历的一切阿尔弗雷德都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或许是因为他永远都是后知后觉的那个,也或许他只是一直在自欺欺人。知道的太多一点好处都没有,他知道这个就够了。

 

被遗留在俄/罗/斯身后的他显得那么孤独,但这一切的结局也有他推波助澜的功劳。他所站立的那片土地上的苦痛和伤痕几乎全是他赋予这个北方巨国的。他站的那么挺拔,好像朝圣般的看着远方。但他知道,他曾在乎的东西都已经凋零了,即使他终于有了值得骄傲的万世荣耀。

 

所以他只能看着俄/罗/斯的背影带着点不合时宜的悲伤轻轻地说:“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伊万是战士。伊万·布拉金斯基永远不会死。

 

他没有死,他只是凋零。

 

 

Fin.

 

*引用自道格拉斯·麦克阿瑟的演讲《老兵不死》


                                                           2013.12.01

发表于2014-05-23.9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