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火余烬

Powered by LOFTER

[冬兵中心]太阳与海

*双重人格水仙梗

*冬兵单箭头bucky

 

看到了!什么? 

永恒

那是太阳与海 

交相辉映 

 

我永恒的灵魂 

注视着你的心 

纵然黑夜孤寂 

白昼如焚 

 

——兰波 《地狱一季·永恒》 

 

 

冬兵的存在是被人渴望的,却也是不被需要的。

 

一开始只是一个模糊的念头,渐渐长成为一个独立的意识,在某个人温暖的大脑中,在白昼如焚的日光下。他慢慢变成了一个不被认同却顽强成长的存在。他总能听到别人的咒骂,他总能看到他人的恐惧。他甚至能听到一个离他太近的声音——就像盘踞在他的灵魂中——向他诉说着已被遗忘的多年前的回忆。

 

他是谁?

 

有人唤他冬兵。

 

但紧接着就有人否认。

 

他渐渐明白,自己不过是某人用来逃避痛苦而创造出的替身。一个畸形的扭曲的不被承认的怪物,一个可怜的可悲的不被需要的怪物。在他有了意识之后,所品尝到的第一种感情便名为痛恨。他痛恨将他创造出的人类,就像弗兰肯斯坦*1般。这个荒谬的错误将与那个自称为巴基的灵魂相互争斗直至死亡。

 

我们共生在同一具驱壳中,却只有一人可以真正存活。

 

他接受冬兵这个称号,安然顺从。而他的敌人却奋力抵抗,直到被他打倒在他们共同存在的虚空世界。他至今还记得那双漂亮的眼睛不停流泪时是有多么的美丽。美丽是种罪恶,会让他们变成那神话中可笑的纳西索斯*2。

 

他本应杀死他的,却不受控制的吻上了他的眼睛。

 

他真的成为了脱离控制的创造物。不受造物主的控制,亦不受他本身的控制。

 

他的敌人不再是他的敌人,而是他的被保护者。他开始叫他巴基。他替巴基背负了所有罪恶、所有伤疤,而巴基却不想要他。

 

他感到痛苦。

 

他在他们两人的幻境中冲他咒骂,讥讽侮辱的刺耳言语中掺杂着些许真心的告白。而那个发出暖黄光芒的灵魂只会勾起嘴角淡淡说道,“你爱我。因为你是我创造的。你当然爱我。”

 

冬兵想要否认,却发现自己只能彷徨的颤抖着嘴唇难以开口。他突然发现自己无法否认巴基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他甚至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怎么能证明自己的爱。他要怎么证明爱?用罪恶,用鲜血,用杀戮?

 

巴基用一种几近残忍的温柔看向他。

 

“你甚至都无法证明自己存在。”

 

“……不,我存在,因为你想让我存在。”

 

“那么我随时可以毁掉你。”

 

“你无法这样做。”

 

冬兵猛地掐住巴基的脖子,将他按倒在地。他们身处的世界不知何时变了模样。一轮红日从海面升起,融化了多年未变的冰雪寒霜。

 

冬兵趴在巴基的耳边,不知道是谁的眼泪润湿了他们纠缠在一起的发丝。

 

“太阳。”巴基说。

 

“海。”冬兵说。

 

他们再也没有像这样了解过对方的时刻。在这一瞬间他们明白了纠缠他们许久的情感到底为何。那是我们与生俱来难以磨灭的爱欲,被逼迫着抛弃,却在此刻终于完满。巴基终于承认了冬兵的存在。而冬兵成为了巴基的一部分,他无法割舍而又厌恶的一部分。和巴基难以分裂的他是巴基痛苦的源泉,一刻不停地提醒他“我们”曾干过些什么事情。冬兵知道,巴基已经无法毁掉他了。

 

但我会毁掉我自己。

 

他轻声说道,作出承诺。

 

看着那双与他一般无二的眼中倒映着的太阳与海。

 

Fin.


*1“弗兰肯斯坦”是《弗兰肯斯坦》小说中那个疯狂科学家的名字。“弗兰肯斯坦”一词后来用以指代“顽固的人”或“人形怪物 ”,以及“脱离控制的创造物”等。

*2水仙梗。希腊神话中爱上自己影子,后化为水仙花的纳西索斯,后被用来代指“自恋”。

 

                                                                   2014.06.30

发表于2014-06-30.8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