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火余烬

Powered by LOFTER

[叉冬/盾冬][ABO+哨兵向导]复生之墟10

10

 

他是一个不称职的士兵,他还是一个不忠诚的向导、一个不合格的omega。冬兵想。他在努力让自己即使是这样的身份也更有价值,他希望获得肯定。

 

而他却在背叛他的上司,为一个陌生人忤逆他的哨兵alpha。

 

但他无法控制。他手下留情。

 

更何况他已经感受不到他的哨兵了。他不敢去想任何一个可能,但他已经能够想到所有可能。他的哨兵,重伤,或者逃亡的准备。他们的链接仍然存在,这是唯一的好事。朗姆洛或许可以把自己藏起来,却不可能单方面切断链接。但无论如何他会补偿朗姆洛的,因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他会去找他。只是不是现在。而对于上司,他已经不敢想象回去后会遭到怎样的处罚。他模糊的有这么一个概念,却没有任何具体的信息。或许他们会再次给他洗脑。他想。

 

这个男人本应只是我的任务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我必须得这么做。

 

冬兵眨了眨眼,跳进水中。

 

他在空中听见风声,熟悉而又陌生。他听见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但他确定那只是错觉。他浸入水中,寒冷却包容,比在冰冷的仓室内要好。他不知道他为什么总会想到这些与现在无关的东西,但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脑子。他的眼前一次又一次的重现着他们在航母上的对战,他感到有什么东西正在悄悄复苏。就像春天来到,万物复生;就像遇见草原,冰雪融化。就像朗姆洛曾经和他做过的一样。另一个太阳。充满着希望的微小喜悦……他刚才说了那是喜悦吗?

 

这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即使在朗姆洛那里也没有。

 

冬兵抓住那个金发男人的衣角,带着他游到岸边。在整个过程中,他一直都在反复的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一切探索都来源于疑问。在水中抱住这个男人的时候,他想他有了新的任务;带着他往岸边游的时候,他想去看看这个人到底是谁;独自一人离去的时候,他想去看看自己和他口中的巴基到底有没有什么关系。

 

一种渴求的情感划过他冰冷沉重的神经。很久没有过的,活着的感觉。

 

他想他是不是可以留下来等着这个称号为“美国队长”的男人醒来,冬兵莫名其妙的想要相信一个人。可理智告诉这不安全,他还有更多要做的事情。他得会去,哪怕会接受惩罚,因为他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

 

第一次,他想要找到一个更好的地方。

 

九头蛇已经把他的感情和欲求抹杀的干干净净,可有些东西深埋在他们无法毁灭,甚至无法触及的地方。那是爱存在的地方。爱是种奇妙的东西,给人希望和温暖。你可以把它给很多人,也可以把它给一个人,有的时候你不能控制要把它给谁,但你不会后悔把它给了谁,给过谁。后悔给予别人的从来都不是爱。

 

可惜冬兵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是爱。

 

他还是离开了,他甚至没有回一回头,就把七十年抛在身后。

 

但总会有人能追上他的。

 

即使时间改变的东西已经太多。





*在这里完结应该叫做烂尾,但事实上如果切合下题目和美队2电影的时间轴的话那么就应该在这里完了吧。

发表于2014-07-04.1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