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火余烬

Powered by LOFTER

[寄生兽][泉新一/岛田秀雄 ]说谎

泉新一/岛田秀雄 冷cp 人物性格极其ooc 作者丧心病狂 三观不正

*篡改原著剧情,动画第八九集基础衍生(看过漫画的要在十集打脸前撸完,又及,某些部分真是对不住田宫良子。

*轻微H暗示

 

有的时候觉得我萌的cp真是太奇葩了,明明看漫画的时候也没有觉得多带感。

 

 

***

 

对于泉来说,岛田是一个特别的存在。是一个他想要毁灭却又想要保护的存在。他不想要岛田去伤害别人,但也不喜欢别人去侮辱岛田。

 

“别再有动那家伙的想法。”

 

泉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说出这句话的。有点好笑,自从他的胸前被开了个洞之后,他就不怎么能理解那些过于复杂的情感。但泉知道,他唯一不能否认的事实就是,每次遇见岛田的时候,他一向平稳搏动的心脏,总会微微加快跳动的频率。

 

泉看着那些混混们不甘地离开后,不再去想关于岛田的事情,转身踏上回家的路。他感到疲倦,甚至懒得再去思考些别的什么事情,放空了自己。

 

“新一君,有感觉到吗?”右在此时开口。

 

“什么?”泉漫不经心地问。他知道自己的一切变化都瞒不过与他共生的右,但这次他不想要知道为什么。

 

人类总会逃避会让自己本能觉得恐惧的东西。

 

但寄生生物不会,他们有着更高的智商,更理性的思维,这会让他们做出更有利于事态发展的判断。右知道有些事情不应该在他感觉到的第一时间告诉泉,但他也知道有些事情需要在第一时间告诉泉。比如有关岛田的事情,不管是岛田想要干什么,还是泉想要对稻田干什么。

 

“新一君,是想要岛田么?”

 

“你在说什么啊……”泉停住了原本就不快的步伐,一向冷静的表情甚至变得有点惊讶。

 

“或许新一君没有意识到,但我已经感觉到了,你体内的多巴胺、苯基乙胺等激素都在遇见岛田的时候加速分泌。这些激素被人类称作‘爱情激素’。”右说,“新一君如果非要和一个人在一起,和岛田在一起是最好的选择。他知道我的存在,了解你的能力。再没有像他这样了解你,但是毫不理解你的人可以和你在一起了。但我不认为新一君你会和岛田相处愉快。”

 

右本以为听到这些的泉会发怒、会厌恶,甚至恐惧。

 

但最后泉只是淡淡地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右。”

 

说谎,右想。


***

 

泉把想要对裕子下手的岛田拉出教室,拽着他跑到学校里一处偏僻的角落。

 

“你是白痴吗?就那么沉不住气?”

 

岛田冷冷地看着对着他发火的泉,甩开他抓着自己的手,几近轻蔑地说:“泉君似乎并没有我认为的那么冷静。”

 

泉感觉自己与右融合以后,再也没有一次会比这时更生气了。他觉得自己需要好好管教下这个没有一点人类社会常识的怪物。岛田在体育课上过分张扬的行为已经让泉很不满意,更不用说他漏洞百出的谎言。

 

他哪里像是一个想要融入人类世界的寄生生物?

 

泉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好笑,原来在此之前他竟然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想要相信这个怪物。

 

太蠢了。

 

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泉带着岛田逃了课。他不能再放任这样一个不安定的因素,他不能让岛田有可能危害到他身边的人,但他也不知道该怎样处置岛田,所以他只是漫无目的地带着岛田走在街上,把他固定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内。

 

“我饿了。”

 

从学校出来后,泉就没有再和岛田说话。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他觉得先忍受不了沉默的会是岛田,但泉没想到他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会是这个。

 

“所以你又要去杀人吗?用你那种怪物的手段?”泉狠狠地抓上岛田的手腕,用的力气之大让岛田更加觉得他不是个正常的人类。

 

“……如果你想,我甚至可以展示给你看。你想要看吗?”

 

岛田顺势拉着泉拐进了一旁的小巷。

 

他在泉的耳畔低语:“虽然我没有做到这种程度,但我觉得我可以尝试一下。”

 

岛田跪下。


“够了,你从来都是用这样的手段……捕食人类?”

 

“捕猎……我现在也算是在捕食人类吗?”岛田歪头看了看泉的右手。

 

那右手对自己的行为根本没有反应,他睡着了。岛田觉得自己的推测应该是正确的,也不枉费他冒着再次惹恼泉的危险而进行的一番试探。

 

但很显然的,泉和他所想的一点也不一样。

 

他现在只想,让这个家伙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后悔。

 

即使他明知道岛田永远不会为此后悔。

 

***

 

泉根本就不知道事情是怎样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的。

 

他和岛田现在在他的家里,他的床上。而岛田在他的怀里。

 

“性是这样的吗?和田村说的不太一样。”岛田把环在泉脖颈后的双手移到泉的胸前,用一种有点过分谨慎的态度轻轻抚摸上那处伤疤,带着一贯麻木的神情观察着那狰狞的纹理。

 

泉把他的手从自己的胸前拔下。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过你不会杀人的,起码是,在我附近。”

 

“不是我开始的。她说她发现我不是人类,想要劝我停手。”岛田漫不经心地说。他又开始抚摸泉的脸颊,不带欲望,纯然的好奇。

 

“你难道不明白她愿意和你谈谈就是因为她不想让你直接死掉,她只是要你对她说不再杀人,你那么会说谎难道差这一次?你知道,我不会让其他人欺负你,如果真的有人来挑衅你,我会替你收拾他们。”泉无奈地叹了口气“但同样的,如果你再去捕食人类,我就会杀了你。”

 

“真的?”岛田问,并不期待一个回答。

 

泉没有说话。

 

他知道无论再说什么,都毫无用处。冠冕堂皇的谎言无论重复多少遍,也没有任何意义。泉是知道的,岛田不可能停止捕猎。这是任何一个寄生生物的生存本能,他们只要一旦停止猎食人类,就会死去。因为饥饿而死去并不比被人杀死要来的好,即使对着岛田说要杀死他的那个人是泉,岛田也不会觉得痛苦。一个有点残酷的结论,泉想,就跟现实一样残酷。

 

泉俯下身去,吻了吻岛田的唇角。

 

这个吻让泉感受到一种类似重生的感觉。像是早已停止跳动的心脏渐渐复苏,冰冷的血液又重新恢复温度,奔流到身体的各个器官。

 

最终,他感觉到盘踞在眼底的一片湿热。

 

在这一刻,泉终于透彻地明白了。只要岛田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他就永远都不可能停止对自己说谎。

 

Fin.

 

2014.11.30

发表于2014-11-30.28热度.